正文 第六百七十章 重拳七碎石磨

作品:《护花之少年仙帝

    从样貌上来看,叶晨和钟海山实在是太年轻了一些,尤其叶晨,弱弱的明显还是一个学生。[书库][].[4][].[]复制网址访问

    练谆心想着:像面前这两个年轻人,即便就是出身于鼎鼎大名的蜀山派,也不会有什么让人信服的实力。更别是这么冒冒失失地找上门来,张口闭口就是要切磋交流,哪里像是大门大派的作风,实在太不懂事。

    恐怕,也只有那些门派才会培养出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后辈。

    想到此处,练谆忍不住皱起眉头,很是有些轻视地道:“你们两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子,口气未免太大。像我练家,乃是传承千年的家族,就凭你们那点道行,也敢什么切磋交流?呵呵,很抱歉,在下没有那么多时间,也没有兴趣和你们玩过家家。如果你们不认识出山的道路,我倒是可以让人送你们出去。”

    过家家?

    毛都没长齐?

    这就实在是有些目中无人了,叶晨听到这话倒还算是淡定,毕竟进入俗世历练之后,他时常会遇到一些只认衣衫不认人的家伙。但是对于钟海山来,却是不能忍。从到大,他可是从来都没从有旁人的口中听到过这样的话。

    “哼,你这老子,什么意思?看不起人?”性格火爆的钟海山顿时扯着嗓子质问出声。

    “原来不仅幼稚,而且还不懂礼数。你们师门的长辈,难道就没有教育过你们么?”练谆冷冷道。

    “你……你实在欺人太甚!”钟海山瞪圆了眼睛,当即便要上去干架,幸亏叶晨在一旁拉了他一把,这家伙才没有闯祸。

    不过,钟海山可不是忍气吞声的主,他当即便大吼了一声,双拳一震,没有奔着练谆,却是直接转过身去。朝着院中便隔空轰了出去。

    轰然一声,十米之外,院中那块直径一人高的磨盘竟是瞬间被轰为了齑粉,顿时石粉飞扬,尘土漫天。

    屋内顿时安静了下来,叶晨满脸的尴尬,练雪则是有些为难。他俩都没有想到。钟海山这厮居然搞了这么一幕出来。

    “若你不是练雪妹子的父亲,信不信我把你这房子拆了!”钟海山怒道。声如洪钟。

    练谆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被震惊地目瞪口呆,半天都不出话来。许久之后,他才把视线聚集在了钟海山身上,脸上那原本轻视的表情荡然无存,只有深深的忌惮和凝重。

    一拳轰碎青石磨盘,恐怕很多进入淬体巅峰的人都能做到,算不得多么了不起。但是,像眼前那黑脸胖子一般。隔着十多米的距离,居然这么隔空轰碎,这就是另外一件极度困难的事情了。

    况且,他还只是轰碎了那磨盘而已,磨盘下垫着的石块,还有磨盘四周围那些门窗上的玻璃,却是没有受到丝毫影响。这份对于力度的把握,几乎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当然,这里所的匪夷所思,只是对于练谆而言的。

    扪心自问,即便就是身体处在最佳状态,练谆也深知自己绝对不可能做到像钟海山那么好。于是。他像是被打了一记耳光般,脸上火辣辣的。

    “伯父,我的这位朋友性子烈了些,不过他心底善良,还请你不要往心里去。呃,那个磨盘,我会赔偿的……”叶晨赶忙开口打圆场。

    震惊之下。练谆反倒是没什么怒意了,他重新又审视着叶晨和钟海山,已然意识到,像对方这么强悍的实力,之所以来到村子,其目的恐怕不是什么切磋交流除妖术法。

    “你们此行到底是什么目的?如果不能坦诚,那么,即便你们身手了得,在下也是要讨教一二了。”练谆问道。

    实话,此时此刻直接出真正的来意,的确算是一个不错的契机。不过,叶晨却是觉得时机还不到,还要再等一等,观察一下情况。

    于是,叶晨扭头看了练雪一眼,突然叹了口气,脸上已经换成了一副无奈的表情:“伯父,既然话已经到了这个份上,那么,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其实……其实这一趟,我是无论如何都要来的,我……我是练雪的大学同学,我们两个很早就恋爱了,然后,您大概也知道的,年轻人在一起,难免会出一些事情……”

    练谆心里一跳,预感很不好,忙开口问道:“出了什么事?”

    叶晨又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去,背对着练谆,却是挤眉弄眼地冲着练雪使眼色,然后,他才握住了练雪的手,道:“练雪她……她已经怀了我的孩子。”

    练雪顿时脸一黑,偷偷地瞪了叶晨一眼,然后并没有开口话,这样子,算是默认了。

    钟海山在一旁,强忍着笑意,好在他脸色原本就重,所以并没有露馅。

    至于练谆,则是已经完全傻掉了,他满脸的难以置信,忙快步走到了女儿身后,一把将她拉到了自己身前,按住了她的肩膀。

    练雪低着头,咬着嘴唇,像极了她每次做错事情时候那惴惴不安的模样,一言不发。

    “雪?这是真的?”练谆问道。

    “嗯。”练雪声如细丝地答应了一声,点了点头。

    练谆还是不信,深皱着眉头,用手指搭住了练雪手腕的脉搏。同一时间,叶晨却是已经不动声色地把手放在了练雪纤细的肩膀上。

    这村子里面医疗条件比较落后,所以像练谆这样大户人家的家主,时常还兼任着大夫的职责。他的医术不算太好,但还是能听得出怀孕与否的。

    怀孕一般是滑脉,按着像是珠走细线,脉搏的跳动次数并不会有什么变化,但是脉象,却是已经有了差别。

    十分钟之后,练谆收回了手,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是,却深沉得吓人。

    每次当他出现这种表情的时候,也就意味着,心里面是动了真怒。

    练雪察觉到了自己父亲的不对劲,第一时间,便紧紧地抱住了他,以委屈而央求的语气道:“爸,爸!你别这样,这件事不怪叶晨的,你千万不要发火,我……我是自愿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护花之少年仙帝 最新章节正文 第六百七十章 重拳七碎石磨网址:https://www.69zw.org/xiaoshuo/1/1399/144502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