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七章 给我个说法

作品:《大宝鉴

    许东就是喜欢桑秋雨这种重亲情而不重钱财的性格,在现在这个社会中真的很难得,也很少见了,现在几乎很少有人能挡得住金钱的诱惑,在金钱面前,任何东西都不堪一击!

    桑秋霞菜买得丰富,这一顿饭也做得特别用心,回家就做,六点钟做到八点钟才做好,出来叫许东和桑秋雨吃饭时,见他们仍然在院子里聊得欢,也就将就把菜端到院子里的桌子上来。

    许东在超市里购物时还特地买了一瓶红酒,本来他不太喝酒,桑秋霞是个女孩子就更少喝,桑秋雨还是学生,基本上也没喝过酒,小时候跟家人在过年的时候喝过“香槟”,那东西几乎就是一种“饮料”,喝不醉人。

    红酒的度数也很低,酒精含量少,但依然还是属于“酒”,第一次喝酒的人还是可能会喝醉。

    许东拿了三个纸杯,开了酒瓶,然后倒了三杯红酒,说:“这是红酒,不醉人,都喝点吧!”

    桑秋霞笑吟吟的没反对,她是真的高兴,又对人了,一个是她暗中“喜欢”的人,一个是她亲弟弟,融洽得如一家人,看到这个场景,别说是许东倒的酒,就算她自己,也是兴奋得想喝两口!

    桑秋雨从没喝过酒,但跟着许东时,他就觉得“勇气”比什么时候都多,许东说什么他绝不反对!

    桑秋雨心疼弟弟,把蒸的整鸡撕了一条鸡腿下来先给弟弟:“秋雨,把这个吃了!”

    第二条腿撕下来才给了许东,许东也不客气,也真有些饿了,蒸的鸡沾了味再吃,比炒的和煮的都好吃。

    桑秋雨还是疼姐姐,正想把鸡腿给回姐姐桑秋霞,但桑秋霞有先见之明,把鸡翅撕了说道:“别给我啊,我可吃不了那么多,你知道的,我喜欢吃鸡翅!”

    许东吞下一口鸡肉,然后扯了一片纸巾儿擦了擦手上的油,再端了酒杯对着桑秋霞姐弟两人说:“来,喝酒!”

    桑秋霞浅浅喝了一口,红酒入喉,脸上似乎更增了些红润,看起来分外娇艳。

    而桑秋雨血气方刚,说喝酒就是一大口,生平第一次喝酒,还是有些不习惯,呛到了,忍不住咳嗽起来。

    桑秋霞赶紧又倒了一杯橙汁给他:“来,赶紧喝点橙汁润一下,这是酒,又不是水,慢慢喝!”

    许东也劝着说:“酒要慢慢喝,还要多吃点菜,吃饱了才有力气,等会儿才好帮我的忙!”

    桑秋雨听着许东说要他吃饱了好帮他的忙,也不再说,姐姐做的菜又太丰盛,摆了满满一桌,以前就是过年都好像没这么丰盛,不用让,姐姐也有得吃,别说只有他们三个人,就算五六个人也吃不完这一桌子的菜!

    许东买的那一瓶红酒是低度数的,喝到嘴里甜甜的又略带点酸味,有葡萄的味道,一杯酒喝下肚没有一点醉意,但是那少量的酒精还是让他更兴奋。

    “姐夫,你跟我姐姐几时结婚啊?我妈是好想抱孙子了,平时就在唠叨,说她身体不好,不知道还能活多久,就想早点看到我姐和我能够结婚成家生子,她还在的时候好帮我们带孩子,但我还在念书,眼前是盼不到的,只有姐姐……”

    桑秋霞本来开开心心的陪着吃喝,忽然听到弟弟说这个话,顿时羞不可抑,咬着唇不知道说什么好。

    许东也有些语塞,他知道桑秋雨喜欢他,又知道他是个单纯善良的少年,所以才不想伤害他,听他叫自己“姐夫”时满脸的喜悦时,他就不想拒绝或者否认,怕的就是桑秋雨“伤心”!

    但桑秋雨还真把他当“姐夫”了,说到了“结婚”这个很现实生的话题,他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来,喝酒喝酒!”没有话说,许东赶紧找了个话说,一边倒酒一边劝酒。

    桑秋霞和桑秋雨酒精作祟,兴奋之下陪着许东把一瓶红酒喝了个干净,姐弟两人都是没喝过酒且没有什么酒量的人,这瓶红酒中那些微的酒精都把他们姐弟两弄得半醉了。

    许东吃得很撑,桑秋霞把残局收拾了后,他和桑秋雨歇息,吃得多也是一种“累”,再加上桑秋雨是真有些醉了,虽然不是很厉害,但他是第一次喝酒,在酒精的作用下,飘飘欲仙,与平时大不一样!

    许东喝过酒,并且是被度数高的白酒锻炼过的,这瓶红酒本来度数就不高,他又只喝了三分之一,对他来说几乎没有影响,不过肚子吃得实在是有点撑,也干不了事。

    还好他原本就没打算早早的就到水井里去寻查宝藏,计划是等到十二点过后,没有什么人的时候,如果搞出什么动静给外人知道就不好,所以这事也必需在隐秘中进行!

    桑秋霞虽然也跟弟弟的感觉差不多,但她到底还是年纪大一些,经验多一些,又知道许东喜欢“喝茶”,所以又泡了一壶浓茶来,再点了一盘蚊香放到桌子下面,天气热蚊虫多,点一盘蚊香蚊子就跑光光了。

    许东等到桑秋霞进了屋后就放低了声音问桑秋雨:“秋雨,我听说你成绩特别好,以前是因为担心你妈的病,又不忍心看你姐姐一个人承担重担,所以你就想退学打工,现在你可没那个必要了,好好念书才是你的首要任务!”

    桑秋雨点了点头,说起他姐姐,立时就有些唏嘘起来:“姐夫,我姐是真的辛苦,我觉得最对不起和最疼爱的人就是她,现在她在姐夫那儿工作,我也听说工资挺高,每一次生意成功都还有不菲的奖金,足够让我们这个家没有压力负担,其实……”

    说到这儿,桑秋雨盯着许东认认真真的说道:“姐夫,我知道其实都是你在帮她,我是不喜欢我姐被有钱人拿钱欺负和引诱,但你就不同,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我姐跟了你我绝对放心,所以我现在也不担心了,你说什么我都依你,你要我好好念书,那我就一定给你念出名堂念出成绩来!”

    “那就好!”许东轻轻拍了拍桑秋雨的肩头,见他这么相信自己,也确实感到有压力,其实说实在的,他也觉得桑秋霞挺适合他,漂亮温柔,十足十的贤妻良母型,但是年纪轻轻的他还真不想这么早就把自己的婚姻大事定下来,再说心里还是有丝丝儿的“念头”,就算现在淡薄了许多,但初恋对他来说,还是“铭心刻骨”的!

    只是许东也不想“伤”到桑秋雨的心,反正自己也确实“喜欢”这一对姐弟,喜欢他们一家三口的亲情互爱,喜欢这对姐弟的单纯善良,所以他想就这么“误会”下去吧,谁也不知道以后的事情是怎么样,等到再过几年,桑秋雨长“大”踏入社会后,他的承受能力会变强,也许到那时他的感情就会淡薄,不会对自己的“负约”怀恨!

    其实,他也没有承诺过什么,就是不想伤害不想让他伤心,自己现在似乎变成了他心灵上的“顶梁柱”,就仿佛自己在姨妈家受委屈的时候遇到了牛向东一样!

    桑秋霞收拾好也出来到桌边坐下来,一边给许东和弟弟加着茶水,一边说:“秋雨,明天不上课吧?”

    “明天周末,后天才上课!”桑秋雨回答着,他此时可没注意到姐姐的表情,其实桑秋霞是在想着许东今天来她家里到底是什么“意图”,也不知道要不要把弟弟“支”到酒店宾馆去住一晚!

    许东抬头看了看天空,月色当空,繁星点点,只是星月的光给这座城市中的灯光映得暗淡了。

    时间还早,肚子也还很饱,还是再多坐一段时间,等到夜深人静后再去探井下面。

    井里洞中那片石壁后的宝藏已经很明确了,许东在想着那片石壁后的财宝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但看着那片“宝气”就知道不会少,桑家姐弟的这份财宝他还得多费些心思,其实说实在的,不管桑家祖上是个多么“坏”的大地主,但这是他留下来的产业,桑家姐弟能得到也不算是“昧良心”的事!

    这个世界很危险,虽然有好人,但坏人更多,许东还庆幸桑家姐弟遇到的是他,他是一心想帮这家人,而且没有起一丁点的歪心想去占有这一笔财富,换了别的人可就说不一定了!

    不过这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要不是他,桑秋霞怎么可能会放得下心里的“戒心”?进而也不可能跟她走得那么近,而且如果是一个没有他那种特殊能力的人也不可能发现到水井中的秘密!

    桑秋雨不太爱喝茶,茶水里的苦涩味道总让他有些皱眉,喝完那杯茶后他就把茶叶倒掉加上白开水,喝起来就舒服多了。

    桑秋霞又进屋去用果盘盛了些瓜子干果等等出来,许东见桑秋雨脸上红红的一片,显然被酒精“侵蚀”了,笑笑道:“秋雨,进屋去躺一会儿吧!”

    桑秋霞一怔,偷偷瞄了瞄许东,他是不是在“支”弟弟走开,然后跟自己单独相处?

    谁知桑秋雨毛头小子不懂,摇着头道:“没事,我陪你聊天!”

    本书首发来自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大宝鉴 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七章 给我个说法网址:https://www.69zw.org/xiaoshuo/13/13181/123646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