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六章 决绝

作品:《大宝鉴

    牟思晴拽着许东,泼妇骂街一般,一直到了自己停车的地方,这才就像扔垃圾,把许东往自己的车子边一扔,随后,牟思晴便呆呆的站着了原地,一脸愤怒两眼冒火的盯着许东。

    平日里,跟牟思晴在一起,许东也领略过牟思晴在气怒交加时的厉害,但是却从来没看到过牟思晴会有现在这么吓人的表情。

    在这一刻,许东感觉到站在自己面前盯着自己的,简直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张着血盆大嘴,飞舞着尖利爪子的老虎,不,是一头立刻就要扑向自己,在顷刻之间就会把自己撕得粉碎,嚼得稀烂,吃的连一点骨头渣子都不会留下的狮子,一头饥饿至极的母狮子!

    许东吓得忍不住要往后退,只是自己本来就被牟思晴扔在了车子旁边,许东只稍微动了动了,背脊便顶到了车门,实在是退无可退避无可避了。

    “你还想跑……”见许东想要避开,牟思晴的眼里喷出两道火舌,灼得许东几乎感觉到自己马上就要被这两道火舌烧焦了。

    “我……没……没……你要……要干什么……”许东一边避开牟思晴那能够将他烧焦的目光,一边语无伦次的答道。

    没想到,许东不答话还好,这一搭话,马上就招来一顿狂风暴雨。

    牟思晴猛地向前跨了一大步,同时,一只胳膊一伸一曲,就把许东摁的上半身仰面躺在了车子顶棚上,而牟思晴的整个身体,和许东来了个零距离接触。

    “混蛋,熊包……”牟思晴的鼻子,几乎顶在了许东的鼻尖上,几乎是和许东嘴贴嘴的喝道:“你这么快就软蛋了,你刚才那股狠劲儿哪里去了,我要辞职,那是我在这里干得不开心,要你去求个什么情,你这软蛋……没用的男人……”

    许东几乎把一双珠子合成了斗鸡眼,才勉强跟牟思晴的眼睛对视着,依旧是语无伦次的答道:“不是啊……你……为了我……这不值得……我没想到……事情是这个结果……啊,我……我喘……没气儿了……”

    “放屁……什么值得不值得……你就是一大混蛋……”牟思晴怒不可竭,松开摁住许东喉咙的手,又一把揪住许东的衣领,一边摇晃着许东,又声嘶力歇的吼道:“我怎么就会看上你这么个混蛋……”

    摇晃了几下许东,牟思晴竟然又一把将许东紧紧地搂在怀里,把一颗脑袋依放在许东那稍显单薄的肩头,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才“呜……”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让许东实在是措手不及。

    其实,许东也就这个年纪,再加上前些年的遭遇,所以让许东没多少机会去理解女孩子的一些行为,也就觉得牟思晴现在的行为,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自己可从来都没看见牟思晴掉过眼泪,就跟别说抱着一个自己都不大熟悉的男人嚎啕大哭。

    牟思晴生在豪门,却选择了一条与自己出身没有多少关系的道路,凭着自己一己之力,打拼到现在这个境地,这其中的艰辛,自是不必说了,但眼下,所有的一切,包括自己费尽心机趟出来的路,一下子再也走不下去了,这让牟思晴心里异常难过。

    一直都走着的路,在突然间再也走不下去了,这要换做是其他的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之下,会做些更激烈更奇怪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出来,也不见得有什么稀奇。

    许东张皇失措之际,实在想不出来多少能够安慰牟思晴的话来,而且在这个时候,许东也不敢胡乱插嘴去劝慰牟思晴。

    谁知道现在一插嘴,牟思晴还会做出什么更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出来?

    牟思晴伏在许东的肩头,嚎啕大哭了好一阵,这才渐渐止住哭声。

    止住了哭声,牟思晴又抬起头来,推了许东一把,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逼视着许东,良久,才怒道:“木头,我哭得这么伤心,你就不知道说几句好听的安慰安慰人家啊,你到底懂不懂女人啊!”

    “不是我不想安慰你,只是我怕我又会说错什么话,让你更加伤心……”许东连忙回答到。

    “滚……滚一边去……有你这么安慰人家的吗?你就是一根木头……”牟思晴没好气的喝道。

    这时,先前那个警员,在两个人不远的地方,斯斯艾艾的叫道:“牟所……牟所……胡局要你马上回去,说是有事要商量……”

    牟思晴习惯性的说道:“嗯,我知道了,你先去吧……”

    随即,牟思晴马上又意识到,自己已经决定从此以后不再走这条路了,心里顿时很是有些茫然。

    略略整理了一下被泪水弄花的妆容,牟思晴低低的对许东说道:“拉着我,我们一起过去……”

    对于牟思晴现在的任何要求,许东都不怎么敢抗拒,见牟思晴要自己拉着她,当下伸出一只手来,轻轻地牵住牟思晴的衣袖。

    牟思晴见许东畏畏缩缩的只是拉着自己的衣袖,顿时没好气的说道:“我长得很丑吗?你这么心不甘情不愿的……”

    “不是……”许东感觉到自己的脸在一刹那间,像是被浇了一盆鸡血,好久,才结结巴巴的说道:“不是,你很漂亮,可是我……可是我没拉过别人的手啊……”

    “哼,你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走路啊,夫妻、情侣那种手挽手的样子,你可别说你没见过!”

    牟思晴一边说,一边拿起许东的手放在自己的后腰,做好最经典情侣的动作,半依半偎在许东身上,然后才柔柔的说了声:“走吧……”

    有生以来,第一次跟一个女孩子做“情侣”,眼里看着牟思晴可餐的秀色,鼻子里嗅着牟思晴身上特有的女儿香,许东的脑子里顿时乱成了一坨浆糊,一忽儿觉得这像是在做梦,一且都只不过是自己发生了幻觉,一忽儿又觉得玉人在怀,明明就是真的,怎么就会觉得亦真亦幻亦假亦真呢。

    恍恍惚惚之间,许东任由牟思晴摆布着再次回到派出所里面。

    一进派出所所有的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盯着比许东还高了不少的牟思晴,所有的人心里都有了一丝嫉妒,嫉妒许东!

    张俊成见许东跟牟思晴进来,顿时挤出一丝笑容,迎了上来,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

    只是牟思晴连正眼也没看张君成一眼,心里恼着呢,这家伙,居然敢叫人来打许东!不恼他恼谁?

    “牟所,胡局要单独跟你谈谈……”那个警员在一旁再次对牟思晴说道。

    牟思晴点了点头,很是亲昵的看了许东一眼,然后说道:“你就在这边坐一会儿,等我,待会儿我们一起回家。”

    许东稀里糊涂的点了点头,然后放开牟思晴。

    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悄悄的说了句:“受不了,真是肉麻……”

    一听到这个声音,牟思晴“嚯”的回过头来,瞪着一双丹凤眼,怒道:“谁,是谁在胡说八道……”

    身后,站着三四个人,但却一个个都噤如寒蝉,连哼都没人敢哼上一声。

    胡青山还坐在那把椅子上,连姿势都没变动一下。

    今天这事情,实在是太出乎意外了。

    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胡青山本来也遇到的太多了,但是像今天这事这样让人猝不及防,措手不及的事情,实在是极为少见。

    首先,胡青山本着一番好意,来“挽救”许东,但出乎意料的是,许东的态度,实在是出乎胡青山的意料,让胡青山激动之下居然动了手,再说,牟思晴一过来,居然明目张胆的维护许东,甚至不惜牺牲掉一个女孩子家的清白得来维护许东,以致最后为了要维护许东,居然要撂挑子不干了,这屁大的一点事儿,居然会出现这么个结果,这样的结果,恐怕是胡青山有史以来的第一次这样失算。

    出了意外,失了算,但这是已经发生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该如何安抚各方,让闹得不要闹了,跳的不要跳了,免得这件事再发酵下去,出现更多更让人始料不及的枝节出来才好。

    见牟思晴板着脸,连门也没敲就直挺挺的进来,胡青山略略吐了一口气,微微沉吟了一下,等牟思晴坐好,胡青山才淡淡的问了句:“回来了?”

    牟思晴看也不看胡青山一眼,连鼻子里也没哼上一下。

    胡青山不以为意,微微咳嗽了一声,用一种稍有的柔和的语气说:“思晴,现在我们都抛开工作上的职务不谈,我想以我就是你的一个长辈的身份,问你几句话。”

    “你问吧,正好,我现在也什么都不是……”牟思晴抬起头来,直视着胡青山,冷然说道。

    胡青山叹了一口气,牟思晴这丫头,说这话的意思,胡青山哪里还不明白,现在什么都不是的潜台词就是,牟思晴已经交了辞职书,从现在起,就不再认为自己是这一行当中的一员,而所要回答的问题,也就只会是基于一个长辈的问话,可以回答的话,就当着是回答长辈,不想回答的问题,就可以不是身在其中来回避。

    微微沉吟了一下,胡青山才说道:“你真的喜欢许东?”

    牟思晴咬着嘴唇,想了片刻,才回答说:“这是我跟他之间的私人感情问题,包含着许多个人**,而且,这和今天的事情没什么关系,在这里,我有权不回答这个问题。”

    果然如同胡青山所料,这个问题,牟思晴张嘴就回绝了。

    胡青山早料到牟思晴会有这样的回答,当下也不以为意,而是继续问道:“你觉得,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你跟许东在一起,会很合适吗?”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谁也不能说七十岁的有钱老太太,嫁给十八岁的穷小伙子,那就是违规违法的行为,对吧?”

    牟思晴反问道。

    本书首发来自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大宝鉴 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六章 决绝网址:https://www.69zw.org/xiaoshuo/13/13181/123646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