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天意啊

作品:《我是大海皇

    老爹有些好笑,走上前去刚想在特朗斯肩头拍上一记,随即注意到特朗斯手中水晶瓶的异样,也瞪大了眼睛朝水晶瓶中看去。

    只见瓶中雾气翻滚,变幻莫测,盯得时间久了,慢慢的就产生了变化,就好像大海上的惊涛骇浪,汹涌翻滚间,拍打着一座岛屿。

    老爹被这神奇的一幕深深的吸引住了,又向前凑了凑,想要看得更仔细些。房间中的一老一小就这么僵立着,皆是瞪大了眼睛盯着瓶子,样子十分滑稽可笑。

    当事人显然笑不出来,在更仔细的观察中,那雾气呈现的景象更加离奇。

    经受着巨浪拍打着的小岛上,仿佛有一个人影,那人影太小,看不清具体的五官,模糊间只能辨认出他手上握着什么东西。

    人影身上的袍子被大风刮得胡乱的摇摆着,可是那人却一动不动,只是低着头,盯着手中的东西。

    老爹和特朗斯都盯着那人的手,想看清那人影拿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直盯得眼睛酸疼,正要放弃时,一道刺目的红光从那人影手中的东西发出,惊得两人同时弹开,水晶瓶也滚落在地,骨碌碌的滚到墙边才停下。

    两人哧哧地喘着粗气对视了一眼,特朗斯抢先一步跑到墙边,将那瓶子抱在怀里。

    “你看到了什么?!”老爹惊疑的问到。

    “你看到了什么?!”特朗斯用同样的语调反问到。

    从彼此的眼神中,两人意识到,他们应该看到的是同一个景象。

    老爹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屁股,用带着怀疑的目光审视着床上的年轻人,严肃的说道:“特朗斯,你不要瞒我,这东西从哪来的?”

    特朗斯看着老爹那不容欺骗的目光,知道瞒是瞒不住的,垂头丧气的说道:“今天早上在码头捡的。”

    老爹虽然没有去现场看热闹,可是这一下午,远征军带回来个海怪的消息早已在这魔都,传了不下几十个版本,来酒馆里喝酒的客人,更是吹得天花乱坠。

    “码头上捡的?这东西一看就不是随意丢弃的东西,你捡的?”说到这里,老爹突然想到上午特朗斯回来时,光着身子在院里洗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一下意识的到了什么,语调变得格外的严厉,大声说道:“这东西,是不是跟那海怪有关?!”

    特朗斯没有办法,只能把上午码头上的经历一五一十的跟老爹说了。

    两人肩并肩坐在床边,半晌,都没有说话,又沉默了好一阵,老爹才略带侥幸的说道:“那怪物肚子那么大,里面还不一定装了什么东西,远征军要找的,不会就是这个瓶子吧?”说完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说得话,嘴角不自然的扯了扯。

    如果说这只是一般的瓶子,也许还真有这种可能,可是老爹相信,不管是谁,但凡看了这瓶子里的景象,没有一个敢说这东西只是个随意的瓶子。

    特朗斯年纪小,好奇心更重些,在看到了这瓶子的神奇之处后,打开它的念头早已压过了最开始的担心,见老爹担心瓶子的来历,忙安抚到。

    “没事的老爹,就算这东西是他们要找的,大不了他们找来的时候还给他们就是,反正这也不是我偷来抢来的。”

    老爹听了这话,一时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可是心里总感觉不踏实,看着那瓶子,突然心里有些烦躁,忍不住想要猛灌几口朗姆酒。

    拉着特朗斯来到了前厅,老爹给两人一人倒了一大杯酒,酒杯碰了一下,老爹一饮而尽,心中的郁结才畅快了一些。

    连喝了几杯之后,酒意有些上头,老爹的话渐渐多了起来。无非又是十几年前出海的日子,何等的逍遥自在,何等的风流快活云云。

    特朗斯从小听到大,耳朵都听出茧了,见他滔滔不绝的讲得没完,也没有打断他,自顾自的喝着酒,脑袋里胡乱的想着事情。

    听着耳边老爹的种种海上奇遇,突然,一个念头像一道闪电一般划过了特朗斯的脑海。有些激动的特朗斯,将手中的酒杯猛地排在桌子上,杯中的朗姆酒都溅到了老爹的脸上。

    老爹抹了把老脸,神色略微的清明了一些,见特朗斯一双眼睛灼灼的注视着自己,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

    “臭小子,你又再打什么鬼主意?!”老爹惊疑不定的问到。

    特朗斯神秘的笑了笑,用带着蛊惑的语气说道:“老爹,你想没想过,再次出海?”

    老爹不知道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一时间愣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特朗斯拿起水晶瓶在老爹的眼前晃了晃说道:“这也许是个机会!从我们目前能得到的信息来看,这瓶子里呈现的场景,很明显是海中的一处小岛,那人影手中的东西,没准是一件难得的宝贝,想想看,帝国都想要得到的宝贝?”特朗斯两眼放光的说着。

    老爹开始明白了他的意思,错愕的看了特朗斯一眼,没有想到他竟然打起了帝国的主意。想在帝国的力量面前抢东西,这不是找死么。

    老爹的酒意被特朗斯的想法吓得清醒了不少,想也不想的开口拒绝道:“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明天一早,我们就去把这件东西还给军方,趁麻烦还未缠身,我们还是尽早摆脱了得好。”

    特朗斯心中刚燃起的一丝热情,就被老爹当头浇了一盆凉水。

    此时的老爹,年过半百,酒馆的生意打理的还算不错,身子骨也越发的臃肿,老态尽显。特朗斯看着他,始终无法将眼前的人和老爹嘴中当年的那个人联系起来。

    特朗斯是一个孤儿,从被老爹收养的那一刻起,他从未离开过魔都,也没有离开过酒馆以外的生活。他几乎每天都会到码头,除了去买东西,更多的是想见识一下各个船队,从海里带回来的稀奇古怪的东西。

    他曾不止一次的想象着,自己站在甲板上,吹着海风,英姿飒爽的样子。

    每一个少年,心中都有一个英雄梦。

    在这一刻,一个意外得到的水晶瓶,将少年心中压抑了多年的渴望激发了出来。

    他渴望走出去,渴望离开活在笼中的生活,他渴望自由。海上的生活无疑是最充满挑战和自由的,是他所能触摸到,最近的生活。

    少年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既然决定要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眼前最主要的,就是改变老爹的心意,让这个曾经的意气风发的老水手,找回当年那份充满热情的心。

    特朗斯忍住了心中热切的期盼,用尽量平静的目光认真的注视着老水手的眼睛,缓缓说道:“老爹,16年了,我今年16岁了,你说过,我的父母是在一场海难中离开的,我一定要去海里看看,看看夺走我父母的真凶,到底是怎样的面目。”

    “你知道的,人的一辈子,不可能只是简简单单的活着,你总得为了什么,我想,老天让我意外的得到了这个瓶子,是有他的用意的,这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召唤,召唤我去做我该做的事情,去我该去的地方。这一亩三分的小天地,绝不可能是我最终的埋骨地,我不可能在你的庇护下,在这个小酒馆中过一辈,而且,你又能陪我多久呢?!”

    少年的话,像一把刀子划在了老爹的心上,是啊,还能陪多久呢?多年的海上生活,潮湿的环境,早已让老爹的身体生了锈,能活到什么时候呢?

    为了弥补当年的过错,他肩负起了养育一个幼小生命的责任。

    他做的很好,也想一直这样好下去,让少年衣食无忧,生活安逸,可是还有多少年呢?自己死后,谁又来接自己的班,庇护少年呢?他已经16岁了,足够强大起来,承受一切,拥有一切了。

    特朗斯注视着老爹的眼睛,眼中是老爹从未见过的光芒,不容置疑地说道:“我就算是死,也要和父母死在一起!”

    看着少年坚定的神情,听着他决然的语气,老爹突然觉得自己有些不认识眼前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男孩了。

    那个曾经光着屁股跟在他身后的孩童,不知不觉间,已经成长为了足以挑起重担的男人了,虽然在他的心中,他仍是个孩子。

    老爹叹了口气,眨巴了几下眼睛,将眼眶的湿润掩住,无奈的说道:“你决定了么?”

    特朗斯狠狠的点点头。

    “即使是我百般不同意,你也会想尽办法去做这件事?”

    特朗斯又点了点头,握着水晶瓶的手指越发的用力了。

    “好吧,那就去做吧。”老爹摊了摊手,有些释然的答应了。

    答应了?终于答应了!朝思暮想,热切期盼的梦想就要实现了,特朗斯有种一脚踩在云端的感觉。

    老爹看着特朗斯有些不可置信的表情,大笑了一声方才说道:“你既然打定了主意,我又怎么拦都拦不住,我还能拦你多久呢?我总是要比你先死的,不如趁这段时间,我将能讲给你的都讲给你,能教给你的都教给你,到时候我不在了,你小子遇到什么要命的事情,也与我无关喽!”

    特朗斯看着轻描淡写说着这些话的老爹,眼眶不由的湿润了,生平头一次的重重拥抱了一下老爹那厚厚的身板,一老一小同时陷入了尴尬。

    尴尬维持了一小会,特朗斯咳嗽了一声,小声的说道:“那,我们现在应该干点什么?收拾东西准备一下?”

    老爹在特朗斯头上敲了一记,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特朗斯:“废话,当然是先制定一个计划,这件事情还没有头绪,我们出的哪门子海啊!”

    特朗斯讪讪的点头称是。

    不知为何,在终于下定了决心将特朗斯引上这条也许是本属于他的路时,老爹那颗熄灭了多年的炽热之心,猛地燃起了一股细小的火苗。回想起当年的种种历险,还有多年没见,一起出生入死的伙伴,老爹破天荒的对这瓶子产生了浓重的兴趣。

    思忖了片刻,老爹缓缓道:“既然我们想解开这瓶中秘密,自然得找一个能打开这瓶子的人”,老爹顿了顿,“这瓶子用蛮力打不开,我想,无外乎是被某种魔法封印住了,所以……”想到这里,老爹灵光一闪,猛地记起一件事来,大笑着拍了拍手。

    “天意啊,果然是天意啊,我怎么早没有想到,这样一来,一切都显得顺利成章了嘛,哈哈!”

    特朗斯看着老爹的举动一头雾水,自决定要出海寻宝以来,他是一点主意也没有,只能盼着过来人老爹在前面带路,见他变得高涨起来的情绪,顿时觉得有戏!

    老爹心下有了主意,这才想起来边上还有个不明所以的毛头小子,忙解释道:“我知道一个地方,在公海的一处小岛,那里有我们要找的人,她应该可以打开这瓶子,如果到时这瓶子真装了什么藏宝图之类的话,我们还能顺便在那里搞到一艘船,当然,还能在那里见到很多老朋友。”老爹嘴角闪过了一丝莫名的意味,忍不住的轻笑的两声。

    特朗斯并没有察觉到老爹的异常,而是激动的问东问西,对于即将开始的海上生活,他满心的期待,缠着老爹询问海上的各种注意事项。

    由于第二天还有很多正事要做,老爹强行止住了特朗斯的没完没了的话头,让他看管好水晶瓶,自己先回屋睡了。

    特朗斯独自盯着瓶子里的小人良久,正看得发困犯迷糊的时候,突然瞟见那小人好像抬起头冲他诡异的笑了一下。

    特朗斯被吓了一跳,以为自己眼花了,晃了晃脑袋再去看时,那小人还是之前的模样没有变化。

    特朗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确定自己一定是眼花了,讪笑一声拿起瓶子回了后院小屋睡觉去了。

    第二天清晨,特朗斯还是像往常一样很早就起床了。收拾停当,特朗斯看了眼老爹那紧闭的房门,独自一人来到了街上。

    每天清晨去码头,早已是他生命中为数不多的坚持。

    今天的街上显得有些冷清,不见了很多去码头买新鲜渔获的人们。特朗斯心里奇怪,脚步不停的向码头方向行去。

    等他老远已经能看到码头上停靠船舶的桅杆时,立马就察觉到了码头的异样。

    只见平时很少出动的海岸护卫队,在码头的入口设了卡,逐个盘问进入码头的人员,并在一旁做着记录。

    码头上的人明显少了不少,很多人看到进码头还要排队等候盘查,干脆不耐烦的返身回去了。

    </br>

    </br></> 我是大海皇 最新章节 3.天意啊网址:https://www.69zw.org/xiaoshuo/194/194475/674345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