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防御工事

作品:《我是大海皇

    特朗斯带着一小队的维里亚人,小心谨慎的通过蜂巢其中的一个出口来到了外面的广场上,特朗斯担心石块间并不是十分稳定,于是就带头向石堆上爬去。

    小队一行人走在崎岖不平的落石上,时不时就会有几块石头突然下陷,虽是危险,可是小心谨慎一些倒也不碍事。

    众人来到了靠近石柱的位置,这里就比刚才危险的多了,有很多石柱并没有彻底断裂,而是清晰可见的布满了裂纹,就像定时炸弹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崩塌。

    特朗斯打手势让跟着自己的维里亚人小心头上,自己则身先士卒的钻了进去。头顶不时传来“咔吧咔吧”的脆响,特朗斯忍住内心的恐惧,暗道自己绝不会摊上狗屎运碰上一根石柱断裂。

    有惊无险的来到了坡道的顶端,这里受灾的情况比较低,很多石头都顺着坡道滚到了下面,只是很多条通道都被石头堵死了,其中还包括了最常进出的主通道。

    特朗斯皱着眉头,一连检查了几条通道,发现情况都差不多,稍微好点的,也只是石头堆积的不那么密集,或许能想办法把石头移开,清出一条可供通过的通道。

    特朗斯头疼不已,向身后的维里亚人比划着,想问问他们蜂巢之中还有没有别的出路,然而比划了半天他才想起来,这些维里亚人就是从这个洞里出生的,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特朗斯垂头丧气,又查看了几条通道之后,才带着人回到了蜂巢之中。

    梦娜将食物端到了特朗斯的面前,看着男孩犯愁的神情,轻轻的将手放在了特朗斯的手上。

    “吃点东西吧,总会有办法的。”梦娜柔声的安慰到。

    特朗斯点了点头,冲梦娜笑了笑,结过了女孩递过来的食物,胡乱的往嘴里塞着。

    看着梦娜招呼其它维里亚人的吃饭的身影,特朗斯将自己的手中的食物吃完,站起了身子,顺着平台上溜达起来。看着那些三五成堆的维里亚人,少年的情绪渐渐的平复了下来。

    不知不觉间,他顺着通往中间小圆台子的拱桥走到了当初鲁伯特站过的地方,看到地上的一片殷红的痕迹,少年才猛地惊醒过来,自己竟然忘了凯莉和塔里尔的尸体还落在灵魂之引下面的空地上。

    他趴在台子上往下看去,却只能看见森森的白骨,哪里还有二人尸首的影子。特朗斯自责不已,自回到蜂巢之后,他忙得根本无暇顾及那么多事情。

    他站起身来看着另外的几个平台,有一处是凯莉和塔里尔出现的那个平台,还有另外两个,他都没有过去看过。

    回头看了看人群所在的位置,梦娜好好的站在那里,特朗斯便走向了凯莉和塔里尔出现的那个平台,迈过地上殷红的血迹,当他来到了那个平台上的时候,立刻就发现了这里的不同。

    这个平台的地上,绘制着完全不同的图案,即使是特朗斯这种完全不懂这种绘制魔法的人,也能看出来,这地下画的,是一个浑身扭曲,独眼无嘴的厉鬼,为什么说它是鬼呢?因为这个鬼的身下,匍匐着很多状若惊恐的人。

    那些人瑟瑟发抖,一道道线条从他们的身体中飞出,被厉鬼吸进了那巨大丑陋的独眼之中。这画面,应该是描绘吸取灵魂的场景,特朗斯不明白这里绘制这张图的意义何在,也许是鲁伯特吸取灵魂必要所在。

    特朗斯又回到了中央平台,顺着拱桥来到了另外一处没来过的平台之上,观察着平台上绘制的图案。

    这处平台上绘制着的内容很多,整个图案的左上角绘制着一个繁华的城市,特朗斯没有见过这种城市的风格,想来并不是人类的城市,那么答案只有一个,便是精灵。

    城市中的大街小巷上站满了尖耳朵的精灵,他们都在抬头看着天空上的某处,那里盘踞着一大团黑色的云彩,一个衣着华贵的精灵正被吸进云彩之中。

    特朗斯意识到这可能是当初鲁伯特袭击精灵主城的画面,于是顺着图案看去,果然看到了整个过程的描述。

    那团黑云裹带着精灵王离开了城市的上空,围绕在城市四周的海面上冒出了很多巨大的触角,海水开始搅动,整座城市开始下沉,精灵们奋起抵抗,却敌不过手中茫茫多的鱼人和怪物,最终死的死伤的伤,活下来的几乎都被鲁伯特的手下抓住了。

    画面的尽头,是大批的邪鳍鱼人,将俘虏关押在魔窟中的场景。这个平台上所有的画面到这里就结束了,特朗斯来到了最后一个平台上,他本以为会看到接下来的事情,然而,这个平台上的纹路却残破不全,硕大的平台上,中间的位置被人用某种手段抹去了痕迹,看不到元下留下的纹路。

    特朗斯觉得奇怪,绕着平台走了一圈,发现在平台的四周,还残留着一些没有被抹去的痕迹。

    特朗斯仔细的辨认,也没有从残缺的线条中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他想了半天也想到不到这个平台上记载的图案会是什么内容,又是什么人发现了之后将内容抹去呢?

    特朗斯将这几个平台的内容前后捋了一遍,觉得这些内容好像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那么留下这些图案的目的是什么呢?

    特朗斯重新回到了众人所在的平台上,梦娜一直看着他在几个平台之间来回走,并没有打扰特朗斯的思考,所有的维里亚人都已经吃完了饭,并且自觉的操练了起来。

    特朗斯满意的点了点头,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梦娜,他需要一个人讨论一些,没准能得到什么自己没有注意的线索。

    两人正埋头苦想之际,突然从蜂巢外传来了一声巨大的声响,所有的人都被吓了一跳,特朗斯也站起了身子,紧张的注视着头顶布满裂纹的顶棚。

    难道是崩塌再次开始了?正在特朗斯担心之际,外面又传来了类似野兽咆哮的声音,那声音穿透力极强,在传入蜂巢内部不停的回荡。

    特朗斯与梦娜对视了一眼,迅速召集了几十个维里亚人拿着武器向着蜂巢下面跑去。

    当他们来到蜂巢的外面时,一眼便看到了从主通道冲出来的巨型生物,那标志性的青蛙后腿一脚就蹬断了几条石头柱子,它的身上插着许多根黑色的长矛,上还还挂着几个鱼人的身影,长着坚硬角质的脑袋一甩,几道人影便飞了出去。

    这支巨大的蟾蜍,一定是爬入了通道中,一路撞出去又碰见了地心之柱附近的大批鱼人,遭到围攻,这才又一路相反创回到了这里。

    特朗斯喜出望外,看来如何出去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可是还没来得及多高兴一秒,通道中就传出了大批鱼人的声音。

    特朗斯立即招呼小队成员撤回蜂巢深处,没有更多的时间留给维里亚人临阵磨枪了,要想活,怕是只能赶鸭子上架了。

    特朗斯带着小队的成员回到了平台,迅速动员所有的维里亚人,让他们做好战斗的准备,梦娜将指令传递下去,那些维里亚人还有些茫然的握着手中的骨剑。

    特朗斯一拍额头,这些维里亚人太过单纯,他只能给他们下达十分准确的命令,由于他们脑子不够灵光,所以侦查的任务他只能自己来做,梦娜倒是能帮他的忙。

    特朗斯本来想让所有人固守平台,毕竟上来的通道只有几条竖井,一旦将竖井完全堵死,那么那些鱼人将一点办法都没有,还好梦娜及时提醒了少年,如果真这么做了,那么只要鱼人死守在下面,那么用不了多久,他们也将被困死在上面。

    为今之计,只能趁着那些鱼人还在对付外面的那个大蛤蟆的时候,抓紧转移到下面,利用短暂的时间做一套防御工事。

    然而在众人向下转移的时候,特朗斯突然意识到,如果在平台上是固步自封的话,那么即使来到了下方之后,一样会面对这样的局面,也许一点留给他们喘息的时间都没有了。

    特朗斯将这个想法压在心底,待到所有的人已经完全聚在最下层的通道上时,特朗斯命令大家原地待命,自己跑到蜂巢的出口处向外看去。

    此时外面已经聚集了不少的鱼人,他们手中持着链条,已经将大蛤蟆五花大绑,正费力的拽着铁链,与蛤蟆僵持着,与此同时,还不断的有邪鳍鱼人从通道中涌出来。

    那些自鲁伯特跑路之后留下的邪鳍鱼人,不知道躲在哪里,现在看样子又全都冒出来了。

    形势不容乐观,已经不允许特朗斯再等下去了,特朗斯冲回到众人面前,单手持剑,高昂的喊道:“拿起手中的武器!我们冲出去!啊啊啊!”

    为了壮大自己的声势,特朗斯还特意在句子后面加了一乱窜的怒吼。在场的维里亚人都目瞪口呆的面对着特朗斯,随后又将脑袋对向梦娜所在的位置。

    女孩红着脸,不好意思的学着特朗斯的样子,将特朗斯说得话重复了一遍,只是遇到特朗斯大叫的部分,犹豫了下来,不知道该不该翻译,最后还是将头埋在胸前,小声的“啊”了一下。

    场面变得十分尴尬,特朗斯咳嗽了一下,感觉自己严重过高估了面前的维里亚人,即使外面的鱼人战力不高,可是眼前的这帮维里亚人,好像还是无法与那些鱼人抗衡。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事情已经发展到了如今的局面,即使自己现在不带着他们冲出去,他们也迟早会死在那些鱼人的手下,至少奋起抵抗,没准还能多活下来几个人。

    特朗斯这才体会到了兰斯的难处,作为一个领头人,自己的一个指令或是一个判断,都将决定了大家的命运,特朗斯也体会到了那种沉重的压力。

    他看着那些维里亚人,不知道因为自己的这一个判断,就决定了他们的生死,这样是不是公平的?

    少年犹豫了,他呆呆的持着剑,半天也没有挪动一下脚步,场面僵住,梦娜忍不住拽了拽特朗斯的衣角,少年将视线从虚无的某处收回,看着梦娜的眼神发呆。

    梦娜满眼的信任和希冀,她也许是全天下,最相信特朗斯的人,也是最支持他的人。

    她好像看出了特朗斯的顾虑,冲着特朗斯坚定的点了点头,少年从女孩坚定的眸子中收到了力量,焦虑的心变得平静了下来。

    他不想辜负梦娜对他的期望,更不想违背自己的诺言,既然自己提出了带领他们的意愿,那么就是立下不可改变的誓言。

    特朗斯握紧了手中的剑,大喊了一声,向着蜂巢之外冲去,这一次,他是在给自己打气。

    当特朗斯带着二三百号维里亚人冲出蜂巢爬上乱石堆时,那些邪鳍鱼人显然没有想到从蜂巢中会冒出这么多的维里亚人。他们并没有在意,以为这些维里亚人还是之前的样子,只要拿着鞭子恐吓一下,就会乖乖的回到自己的笼子中。

    然而当鱼人看清了打头阵的特朗斯时,他们才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此时巨型蛤蟆已经被制服,它被几十根铁链钉在地上动弹不得,仍在吐着巨大的舌头,对那些想将它的嘴也封住的鱼人卷去,几十名鱼人围在蛤蟆头附近,僵持着无法靠近,而更多的鱼人好像见到形势基本控制住之后,就离开了这里,现场只留下了三四十个鱼人,特朗斯他们在人数上,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

    特朗斯心中惊喜,大吼了一声便向着那些鱼人冲去,鱼人好像也学乖了,见到这么一大群人挥着武器,立即就派了两名鱼人向通道外跑去,想是去搬救兵去了。

    一头是不知具体数量的敌人,另一头是还没有完全制服的蛤蟆,那个领头的鱼人正在犯难之际,一个鱼人突然被蛤蟆的大舌头粘住,怪叫着被蛤蟆卷入了口中。

    那蛤蟆眯着两个巨大的眼珠,在嘴中卷入了一个鱼人之后便大嚼了起来,骨头“嘎嘣”断裂的声音传来,那个鱼人顿时便没了声响,数道殷红的鲜血顺着蛤蟆的嘴巴流了出来。

    那蛤蟆却只是大嚼了一顿,随即吐出一团烂肉,好像还颇为恶心的吐了吐口水,带出一堆血沫。看来这蛤蟆根本就不是食肉的,只是它只剩下一张嘴还能活动,于是便用这种方式,能要死一个鱼人算一个。

    那个领头的鱼人看着这个场面,不由的心中发寒,随即叫了一声,将那十几个围着蛤蟆的鱼人招呼了过去,所有在场的三四十个鱼人立即退回到了通道的入口处,打算占据地势上的优势,守住通道,等待援军。

    </br>

    </br></> 我是大海皇 最新章节 52.防御工事网址:https://www.69zw.org/xiaoshuo/194/194475/674346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