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

作品:《我是大海皇

    一般来说,天地万物繁衍生息,都会牵扯因果,而这便是大道限制。凡在道之内,除圣人可不死不灭不受因果纠缠外,其余众生万物,皆逃不出天道的束缚。无论是修真界,天界,甚至是神界,争斗都是不可避免,如此,因果纠葛,便永不停息。当然,这也是万物生衍的重要规律,但所谓因果相报,从来不假,由于这种羁绊,若无可摆脱,那终究是无法窥得大道的。

    不光是修士之间,甚至是在凡人之间,也都是不停地争斗不止,牵扯着一系列的矛盾纠葛。而为了不显得低劣,甚至美其名曰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一直宣扬着弱肉强食,生存需要竞争等等,虽然不是完全错误,毕竟社会的进步需要这种推力,但过度的宣扬这种思想,也是导致了社会秩序紊乱的一大根本性因素。

    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产生,源于人们本心中的贪婪以及“自我为中心”思想,这也是一切因果纠葛的基础。而最重要的,便是在于教育上,像地球上的学生,在受到学校那种社会竞争意识的教育后,便会不由自主的产生凌驾他人之上的想法,这也是一种制造社会分层等级的因素之一。

    但是这个世界并非缺了谁就会停止运转的,每个人都是构成社会存在的重要分子,都有其存在的意义与价值。但由于各人的才智方向不同,若不能因才施教,只会白白断送许多各方面的人才,这于人类进步诸多不利。岂不闻闻到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之语。并非一切的有才能之人,都会有好成绩的。

    总之不管怎么说,似乎所有人都认为,弱肉强食是这个世界的法则,当然,并不是完全错误,虽然这种法则显得野蛮,但却也是维系天地平衡的一个重要因素。万物生养,尽皆掠夺造化,若一味掠取,终将酿成大祸。

    包括地球上的人类,实际上也懂得这个道理,而在21世纪的地球,各国间也都提倡保护生态环境,不要大肆搜刮星球的资源。但是结果呢,雷声大,雨点小,只是口头上喊着,而人们依旧是我行我素。一方面在担忧这种破坏引起毁灭性的灾难,因此那些人都叫着要保护之类;但另一方面,包括这些人在内,不依然在大肆破坏,只为自身利益吗。

    人类自己种下祸根,必然会尝到苦果,实则因果之道牵绊。许多人喜欢怨天尤人,却不知反思自身,实在可悲。

    因果之道,虽然不可捉摸,实则确确实实的存在于天地宇宙的规则之中,若非能够凌驾天道之上,便无法超脱天道束缚,最终不过天道之下的蝼蚁而已。就连争斗之事,其实也诸多无意。无论是凡间,还是修真界、天界、神界,都是一样。争斗、战斗都会产生因果纠葛,于修为无意。但却有一些例外。

    鸿蒙至宝便是一个,由于诞生于天地之前,故而不受天道束缚,便也不会产生因果,利用鸿蒙至宝杀人,是不会受到天道的牵连,也就没有报应一说了。其实不光是鸿蒙至宝,就包括先天灵宝,功德至宝这种级别的法宝,都具有这种效用。因此,在神界的大佬们眼中,这些级别的法宝,便成了争斗之源。可见这种级别宝物的重要性。

    传说中的盘古开天斧,便是伴生盘古大尊而生的鸿蒙至宝,也正是因为有此斧,盘古大尊才能悟得开辟法则,从而开天辟地,产生宇宙。不过后来,开天斧由于开天而破碎,化为三部分:东皇钟、干戚以及盘古弓。这三部分也都是赫赫有名的先天灵宝。

    除此之外,修炼界所熟知的鸿蒙至宝,还有道祖鸿钧的昆仑镜,道祖也是藉由此宝而悟得十**则之首的时间法则。三十六品混沌青莲,此亦乃盘古大尊伴生至宝,不过后来亦破碎成三部分,分别是十二品混沌金莲,二十四品混沌墨莲,二十四品混沌紫莲。亦都是先天灵宝。除此之外,也许还有其他的鸿蒙至宝,但是都并非世人所知的了。特朗斯自然也无法了解到。不过特朗斯有时候会想,自己的真特戒,会否是个鸿蒙至宝,但也不过只是想想而已。

    不过,特朗斯在得知此处的圣物居然能够开创空间,并且还是一个能够创造出一个拥有完整法则的空间,并且还能将非现实的事物转化为现实的存在。这般莫大威能之物,除了鸿蒙至宝外,特朗斯可想不到还有什么东西能够半到了,如此,也是他坚信这个圣物,便是鸿蒙至宝的缘由。

    对于鸿蒙至宝,说不动心,那是骗人的,就算是特朗斯,也是有种想要将之据为己有的冲动。当然,天地至宝,皆是有缘者方可得知,强求不得。甚至,特朗斯在怀疑,是不是那个拉波勒之神,当初也是意指此宝呢,只不过他并非有缘人,因此才没得手。但他一直惦念着这宝物,所以才弄了个通道连通这个空间呢。

    不过特朗斯心底还有一丝底线,他不知道自己取得这件宝物后,会不会造成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毕竟这个空间是伴生于此宝,一旦自己却得它,这个空间是不是还会存在呢。对于生活在此处的妖精一族,特朗斯还是很有好感的,毕竟人都是喜欢美丽事物的。至少在外在表象以及对待自己这个外来者上,妖精一族给特朗斯留下了不错的映像,这也是特朗斯不愿意破坏这份美好的一大原因。

    若是取得那个圣物而造成这个空间的破坏,造成妖精一族的毁灭,那么特朗斯是宁愿不去取得这件宝物的。也许会有些不甘,也许显得很傻,但特朗斯却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放弃这个宝物,他不希望自己的崛起建立在他人的悲痛之上。当然,如果能够不影响到这个空间的存在,特朗斯也必然不会放过这件宝物的。

    ……

    “对了,一直未曾请教,不知姑娘芳名?”看着满目微笑的望着嬉戏中的同伴们的女子,特朗斯不由问道。

    “你是问我吗?你可以称呼我为克蕾雅,是圣地妖精族的一员。那么,作为回应,你又叫什么名字呢?”克蕾雅笑意盈盈道。

    “额,我叫特朗斯,异世来客。”特朗斯道。

    “恩,说起来,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呢?似乎已经有两千多年没有人到来过了呢。突然出现的你,让我很在意呢。”克蕾雅笑道。

    “这个,恩,说来话长,我其实是为了寻人而来。只不过看起来,他们并没有到这里呢。可惜,本来想要离开继续寻找,但回去的路也消失不见,所以,现在我算是一个迷路的旅人吧。”特朗斯无奈苦笑一声道。

    “这样啊。真遗憾,我似乎并不能帮你什么呢。因为并不是谁都能进入到这里的,可能你要找的人并不会到达我们这个地方。”克蕾雅露出一丝遗憾的表情道。

    “也许吧!现在就只能希望他们能够顺利的来到这里了。”特朗斯有些不确信地道。

    “哦,我忘了告诉你了,从外来的人那里,我知道一个消息,似乎你们通往此处的那片神秘空间,存在着一些不稳定的东西,经常在那个空间中产生一些奇怪的东西,那好像是可以吞噬空间的东西。不知道你是否也见到过呢。”克蕾雅像是想到什么,随即略带提醒似的对特朗斯道。

    显然不知道这茬,一听到那片空间中似存在某种危险,特朗斯当即就有些焦急道:“能吞噬空间的神秘东西?那是什么!我要找的人不会遇到吧!”

    “那个东西是什么,我并不太清楚,只是我从两个三千年前到来的人那里感应到过,他们好像也是险险地逃出了一命呢。”克蕾雅没有什么隐瞒,当即道。

    对于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特朗斯心中的不安焦躁之感也是越发的严重起来。也顾不得再想得到什么鸿蒙至宝、先天灵宝之类的,将父皇和母后,还有凝霜他们安全的救回才是最紧要的吧。

    “那个,克蕾雅,你能不能告诉我,该如何离开这个空间呢?”特朗斯略显凝重的问道。

    “想要离开这里,只有两个方法!”克蕾雅思索了一下,最终像似下了决心般地说道。

    看着特朗斯希冀地眼神,克蕾雅也没有隐瞒,当即道:“其实,你若是想要离开这里,也只能藉由两种手段。你也看见了,从你来的地方,是无法找到离开的通道的,这是因为,那个怪家伙利用了特殊手段的缘故,想从来路返回是绝对不可能的。”顿了顿,克蕾雅继续道:“一种离开这里的方法,就是要等待通道的开启,那个召唤选中者的通道,可以将你带离这个世界。不过,这对你来说,可能不太合适。因为,那些通道,连接的是不同世界的道路,你想要回到自己来的世界,就只能凭运气了,说不定你一个不小心,可能就被传到其他世界去了呢。还有一种,便是藉由圣物之力,圣物是可以将人的念想化为现实存在的,如果你想要返回自己的世界,完全能够向圣物祈愿,那样,你便可以被传送回去呢。”

    “额……那么后一种方法,是不是有人试过呢?”特朗斯问道。

    “嗯!我记得有几个人试过,后来他们都离开了这里,至于去了何处,是否他们所希望的地方,我就不清楚了。抱歉无法给你满意的答案呢。”克蕾雅有些抱歉地笑笑。

    “啊!没关系,你已经帮我很多了。不过如果可以的话,你是否可以让我运用一下圣物的能力去我想去的地方呢?”特朗斯问道。

    “这个……好吧!我可以答应你带你去圣物那里,但是,你的到来可不能让那些人知晓,否则可能会招惹上麻烦的。一旦我带你过去,你就要尽快的通过圣物祈愿回到自己的世界去。”克蕾雅道。

    “这个,说起来挺叫人在意的,你之前就说过不能让我的存在给那些人知道,那些人是什么人,还有,不是说以前也有到来过的人吗,为何要针对我呢。”特朗斯不解道。

    “那些家伙,其实本来并不是如此的,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些家伙,因为一些缘由,产生了纷争,虽然在我们一族的压抑下无法爆发开来,但是他们之间的矛盾确实很深刻的。其中一支,是被选中者,而另一支,就是如你一般的外来者。后来,被选中者中,一名得到圣物认可的家伙,祈求了圣物赐予他们净化外来者的力量,之后,他们便处处针对外来者。但外来者们亦展开了反击,甚至他们的反击,将我们一族都包括了进来。这也导致我们一族对外来者并不喜欢。当然,你这样的人,还是可以得到我们一族承认的,但于那些被选中者,可能就会对你不利了。”克蕾雅有些落寞地道。

    “……那外来者难道没有藉由圣物来祈愿吗?”特朗斯疑惑道。

    “无论是谁,若得不到圣物的承认,便无法实现这种充满**的愿望的。”克蕾雅淡淡笑道。

    “总之,你的存在,还是不要让那些人知道的好,我带你去圣物那里,你就藉由向圣物祈愿离开这里吧。不要参与到这个空间的争斗中,这不适合你。既然你是为找人,那么还是赶紧吧,谁都无法预料,他们是不是会遇到那吞噬空间的东西呢。”克蕾雅站起身道。

    点了点头,特朗斯没再多说什么,其实,克蕾雅说的很明确了,她并不希望自己参与到这个空间的争斗当中。当然,特朗斯也并不愿意牵扯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里来。

    “跟我来,不要被人发现了。记住,向圣物祈愿离开,我能帮你的,就只有这些了。”克蕾雅说罢,带头向着远处的一片山间飞去。

    “多谢。”特朗斯点了点头,当即身形凌空,便跟了上去。

    一片寂静的山岭宫殿,从外观看,有点类似欧洲的圆形角斗场,通体用纯白色的玉石建立,一点都没有岁月流逝所留下的破败感。玉石柱上雕刻着看不懂的文字以及图形,墙壁上,也刻绘着一幅幅的浮雕。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在这片山岭宫殿附近,并没有任何人在看守,这诡异的安静与平和的气氛,让人不免心中生出一股异样的违和感。

    这个宫殿,便是这片圣地的圣物所在处,只是特朗斯没想到,这里居然会没有任何的防卫措施。按理说,这种宝物所在地,都该是重兵把守的,可是这里,没有一个人,简直是寂静地可怕。

    </br>

    </br></> 我是大海皇 最新章节 269网址:https://www.69zw.org/xiaoshuo/194/194475/690350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