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作品:《我是大海皇

    只见他悠悠然的说道:“这柄水凌剑,虽说是下品法器,除了没有刻画第二个攻击法阵之外,本身质地,却是达到了中品的范畴,属于一品之中的巅峰之作”

    说完之后,屈指轻弹巾,一声翁然震荡,向围观之人展示着它的不凡。

    “这,可也太贵了吧?能不能便宜点?”那名年轻人却没有就此离去,依然是追问,显然是十分中意此剑。

    “不讲价,不买请离开,不要挡着我做生意!”特朗斯面无表情道,对这些冒险者他可是毫无好感,虽然对方很年轻,但当初的经历,却是知道他们的贪婪之心有多重。

    说完便不理对方,招呼起其他有意购买法兵的冒险者。

    “你......”武文涛此时心中烦躁不已,若不是家教甚严,他怎会连这区区三千下品元石都拿不出来?若不是见这水凌酱是不错,加上卖相上佳,自己想要用它来讨取佳人欢心,生怕它被卖出去,自己哪会在此与一个低贱的冒险者讨价还价?

    看对方的法兵卖价虽然比同阶的东西贵出许多,但件件都属精品,显然非耻欢迎,有心想亮出身份,让对方将东西先给自己,而后回家取回元石再送来,可又怕亮出身份,被人取笑。

    想他堂堂一城之主,武凌云的长子武文涛,会拿不出八百下品元石出来?真是笑话。

    但年轻人就是年轻人,生在温室之中,资质不凡,被家族资源供养,现年只有三十岁便是达到了炼气四重的修为,只是多年埋头修炼,不懂人情世故,窘迫之下竟是涨红了脸颊,站在特朗斯摊前不知所措。

    就在他不知如何是好之时,一声呼唤却使得他犹如从地狱升到了天堂。

    “少爷,蓝溪儿小姐已经到了府中,大人让我唤您回去!”这来到武文涛面前的老者,却是一名炼气六重修士,仗着自身修为强横,轻易便将一众冒险者挤到一旁。

    若不是这者修为强悍,这些热血的冒险者说不得便已经拔洁向了。

    武文涛眼睛一亮,满眼欣喜之色:“真的?溪儿她来了吗?梁伯,快拿一千下品元石来与我,好买下这柄水凌酵给她!”

    眼前老者正是他家管家梁启仁,此时不仅给自己带来了买下水凌剑的消,更是带来了一直期盼的消息。

    这蓝溪儿正是他三年之前与自己父亲来到济阳城与蓝谷磐交接职务上任之时,见过一面的蓝谷磐独女。

    当时一见之下便是惊为天人,之后更是留下对方相处一年之久,若不是被她父亲来信召回,说不得此时依然在一起。

    虽然自己的父亲不喜这门亲事,但他却依然对蓝溪儿念念不忘,早在一年前,便是发出邀请让她来此参加拍卖会,实是想要与对方接触罢了。

    而之所以对这水凌剑不舍,便是想要用此礼物讨得她的欢心,好让自己一亲芳泽,毕竟当初的一年相处之中,虽然两人还算融洽,但却一直没有机会再进一步。

    梁启仁没有多做询问,便是直接取出储物袋,伸手与武文涛的储物袋一接触,一阵绿芒闪过,便是消失不见,显然已将元石转入他的储物袋之中。

    “给,这是八百下品元石,这柄揭带走了!”武文涛有了元石,底气却是颇显充足。

    之前两人对话虽然简短,但特朗斯依然清楚的听到了蓝溪儿三字,当初正是这恶毒少女,纵马踩死了水若涵的母亲,也依然是她父亲蓝谷磐,害的自己差点身死天荡山,此时水若涵不知所踪,都是拜这父女两人所赐,在特朗斯心中,他们早已是必死之人。

    不动声色的抬起左右,用早已准备出的一个储物袋与武文涛的一碰,待的对方将元石转移,便将水凌剑交予了他。

    不再关注离开的武文涛,继续售卖自己的法器,由于品质良好,虽然平时交易,中品法器交易量很少,但此时正值拍卖大会期间,修仙者众多,却是不缺乏身价不错的冒险者。

    就这样,特朗斯在此处摆摊,接连五天,便是卖出了百十柄下品法器,虽然一柄仅五百到六百元石之间,但对于那些冒险者而言也是不小的数目了,对于此时的特朗斯却是聊胜于无罢了。

    中品法器虽然不多,但也有近数十柄,总共为他增加了近十万下品元石。

    特朗斯卖出最后一件法器,收拾起空空如野的摊位,站起身来准备离去。

    至此,他的空间指环之中,算是彻底空了下来,只留下了十数柄上品法器在储物袋之中,不过许多重要的东西,都在怀中的指环之内,腰间所带的储物袋,只不过是位了掩人耳目罢了。

    只是刚要起身离去的特朗斯,却是被一行人给堵住了去路。

    看着眼前的几人,特朗斯不禁嘴角划过一抹笑意,人生真是何处不相逢啊。

    这几人正是当初,在特朗斯与离千里一行初临济阳城之时,碧芸馨几人逛街,被讹诈的风白山一伙风蛇众。

    看几人阴测测的笑容,便不难猜出这几人显然是将自己当成了一个雏

    不懂收敛之下,出卖如此多的法器,却是被数方人马给盯上了。

    事实也却是如此,这风白山的手下,最早发现了特朗斯摆摊处的情况,报知了风白山之后,众人商量一番,便是打定主意数方联合,一起吃下特朗斯。

    毕竟特朗斯本身修为被敛神头箍遮掩,这些实力远低于他的修仙者,却是发现不了他的修为,生怕吃不下他的风白山,这才与他们合兵一处。

    这数年来,风白山过的并不好,自从知道自己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之后,便背井离乡,到了自己不熟悉的地方讨生活,直到自己觉得风声过了才又回转济阳城。

    当探听到自己得罪的那恐怖少年,被人追杀生死不知,他心中便是有一种莫名的快意之感。

    由于连年来的的躲藏,风白山的修为丝毫没有长进,使得逐渐走进暮年的他心性越发的狠毒狭窄。

    “大哥,就是这小子偷了咱们的仓库!”一名尖嘴猴腮的中年人突然出现,指着将摊位收拾妥当的特朗斯对风白山道。

    “小杂种,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偷到我风蛇的头上,识相的交出储物指环!我还能给你留个全尸!若是说出半个不字,嘿嘿!”

    特朗斯看着眼前犹如小丑一般的风白山,心下感叹,这些人还真是丝毫没有突破性,依然用的老套路,除了莫须有的栽赃陷害外,一点新鲜玩意都欠奉。

    微微摇头,本想着放对方一码,但听到风白山不仅想要夺物,而且存了杀人的心思,当下便是改了决定,心想也是,人家都要在青天白日之下强抢了,还会管顾杀不杀人吗??

    就在这时,一队人马横向里穿插了过来,只见为首之人竟也是当初与自己有一面之缘的韩鹏飞,看他张口伸手的架势,显然是发现了风白山一行的动作,刚要出声阻拦。

    而风白山等人也是发现了韩鹏飞的到来,当下便是接连数个眼色,手下众人会意,便擎出法器向特朗斯围来,显然是要在韩鹏飞到来之前将特朗斯杀死当场,然后离开。

    轻轻拍打了双手几下,散去真气,在空中迸射阵阵寒意的海沧剑,发出一声嗡然稆,陡然射回身后绞,特朗斯逸逸然的转身离去,视临近的韩鹏飞一行护卫队人员如无物。

    韩鹏举尴尬的放下举起的右手,看着满地打滚的风白山一众人,将满心的不爽发泄在了他们身上。

    对于无视的举动,他心有怒火,可是不敢向他发,只是想象刚才的一幕,他便觉得脊背冒冷气。

    虽然此时正值炎炎夏日,但周围之人,也是与他有相同的感觉,韩鹏飞甚至觉得眼前身穿青色鳞甲的年轻冒险者,与当年那一声麻布青袍,手抱小孩的少年人联系在了一起。

    想到对方两年多来没有信息,恐怕真如传说中一样死在了天荡山中,微微摇头,将这些杂念挤出脑海,吩咐手下人将风白山一伙抓走了。

    此时的风白山,却是犹如迟暮的老人一般,满脸的不敢置信与痛苦难耐,仿似依然不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似的。

    就在方才,手下众人按照自己的眼色行事,将要把特朗斯杀死,自己转身应付韩鹏飞之时,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当自己听到身后惨叫,以为是手下得手之际,发现周围众人看向自己的眼神不对,只是转头看向手下之时,自身也是步入了手下的后尘。

    若不是身体上的疼痛,破碎的丹田,修为尽毁的事实告诉他,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风白山实在是不愿,不敢相信会有如此可怕的年轻人。

    只是几个呼吸间,便将自己炼气六重修士废而不死,这要多么可怕的修为与掌控力,显然对方的修为远远超过了自身,就算不是筑基修士,恐怕也到了炼气后层境界。

    此时的风白山满心的悔恨,自己为什么要对他出手啊,只是,韩鹏飞却是不给他悔恨的时间了,对于这些在自己维序期间的捣乱者,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的心情对待。

    若是风白山等人的修为尽在,他还会有所顾忌,但看这些人的伤势情况,显然都已经成为废人,却是丝毫没有了顾忌,手下众人动作间也是尽显粗鲁。

    而对于这些作恶左端的冒险者,最恐怖的惩凡莫过于此了。

    废人离去的特朗斯,却是走入了拍卖行之中,只见一名彩衣侍女上前一礼道:“尊敬的冒险者大人,请问您是要寄售宝物还是要买宝物?”

    这通卖商行,号称卖断买断,寓意于只要是个物件开的出价,便是可以买卖。

    “卖点东西!”

    “请您随我来!”这名侍女,听特朗斯所说,便侧身引着他向里行去。

    在一个窗口之处,只见一名老者坐于其中,那侍女上前耳语几句,便向特朗斯躬身一礼,退了出去。

    那名老者起先见特朗斯面容年轻,神态间颇显轻视之色。

    但看到特朗斯将一柄上品谨放于桌上之时,那老者顿时显现凝重之色,身形站起,向特朗斯道:“小友请里面做,小婷上茶!”

    接着掏出一方白净手帕,仔细的擦了擦手掌,将法器拿在手中,端详起来。

    一盏茶之后,这老者抬头对坐在窗前的特朗斯歉意一笑道:“劳小友久等了!此谨,内含锐金一阵,覆土二阵,三阵合一成上品法器之魂,由水蓝石、紫金铁、墨阳石等十数种珍惜矿物造就上品法器之身,合则为金土双属性法兵,用料、技法皆为上上之选。老朽所说可有错处?“

    特朗斯见这老者,端详此疆时,双眼闭合间隐隐有紫芒闪烁,显然是用什么秘法观察了谨,此时听他所说头头是道,更证实了之前所想,当下便道:“不错,前辈好眼力!此禁覆金剑,确为金土双属性。”

    这老者见特朗斯说话之间颇懂礼数,微微点头道:“呵呵,老夫添为此处拍卖行鉴定师,姓柴,名钟会,若是小友不弃,便叫我一声柴老便可!”

    特朗斯当即便一拱手答应道:“柴老!”

    “呵呵,好!不造作,不浮躁!”柴钟会连赞两声,面露肃然:“我观此今金之气新成,显然是新作,可是出自小友之手?”

    “正是!”特朗斯心下虽然不喜,对方接连询问自身隐息,但本着对方乃是年长之人,多问些也是无妨,当下便是承认了下来。

    柴钟会人老成精,当下便是知道自己失言,干咳一声:“咳咳,这覆金剑,小友是打算做寄卖,还是直接卖出呢?”

    “不知这寄卖与直接卖出有何区别?”特朗斯见他转移话题,自然乐的奉陪,便循话问了下去。

    “呵呵,这寄卖便是放于我拍卖行进行拍卖,结束后我拍卖行收取两成的手续费,若是直接卖出,对于此等上法器兵,我拍卖行出价四千下品元石!”

    特朗斯略作思量,当下便是感叹拍卖会的赚钱效率。

    这上品法器,普通的上品法器,一般在三千下品元石,像这覆金解样的上品法器,虽然不会比三千高出多少,但若是操作得当,说不得便是能够拍出上七千的价格!就如当初的玲珑交般。

    心中有了决定之后,特朗斯便道:“我现下却是不缺元石,便交予贵行拍卖吧!”

    “呵呵,好!”柴钟会仿似早已看出,特朗斯会做此决定一般,当下便是开出票据,交予他。

    本来,此时便是应该结束,特朗斯就此离去,可却依然坐于桌前。

    “不知小友还有何事?”

    “呵呵,小子还有数件法器,想要通过拍卖行进行拍卖!”

    “......”

    一个时辰之后,特朗斯带着一张贵宾卡离开了拍卖行。

    想到之前柴钟会见到桌面之上的十数件法器之时,那呆愣之情,便是忍不住摇头微笑。 我是大海皇 最新章节 第369章网址:https://www.69zw.org/xiaoshuo/194/194475/721723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