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看戏的人(二章合一)

作品:《绝尊灵帝

    繁华的街道上,一袭银灰色长衫加身,套着淡淡薄色马甲,长发紧束套着精美彩冠,脚踩银灰色精致中靴,负手而立行走在前的一位年轻俊俏的富家豪少,率领着换上了锦衣华裳的一众人,十分的抢眼。

    百般姿态,无不是尽显富贵人家色。

    皇甫灵除了给自己以及皇甫阳夫妇买了几套合身的锦衣华裳之外,也给了周朱朱五人购置了每人两套衣裳,乐的他们一路上各个摆出神气的姿态来。

    这众人的几身装扮,累计花费了四千虞币!

    脑海里的系统面板内,黑铁箱数值由86599变成了此刻的82599。

    系统冷却时间,也由方才的12,变成了此刻的11。

    此番一行人购买衣裳,前前后后便过去了一个小时。

    按照先前的约定,皇甫灵简单的跟爹娘交代之后,皇甫阳夫妇便在四个“颓唐客”的保护下写,前往城东的丽阳庄。

    现在,便只事了皇甫灵与周朱朱二人。

    “少爷,现在我们去哪儿?”周朱朱满是兴奋又是恭敬的小声问候道。

    “等人。”

    “等人?”周朱朱完全不理解少爷的脑袋瓜里在想些甚么。

    疑惑的四下张望一阵,并没有看见甚么可疑的人物,更没有听皇甫灵说过,还需要等候甚么人。

    皇甫灵侧头,只见一道道折即逝的虚影在他眼角余光中不断的闪烁。

    嘴角徐徐露出了一丝笑容,皇甫灵悠闲的前行,对身后一脸诧异的周朱朱淡淡道:“走吧!”

    “少爷,我们上哪儿去啊?”

    “看戏!”

    “看戏?”周朱朱愣了半天:“刚不说等人么?”搔搔头赶忙跟上去道:“少爷,这好端端的看戏干甚么啊?”

    “你怎么这么多嘴?”

    “……”

    ——————————————————

    皇甫灵二人走远,街道的阴暗角落,一个接一个的虚影从人群中一闪而过。

    掀起了莫名其妙的阴风阵阵。

    而在远离皇甫灵数百步开外的街道,四道蓝色的身影徐徐从人群里出现。

    “森哥,就是刚才那个小子!身上有钱的很!”

    “他刚才随随便便花的买衣裳钱,都比我们辛辛苦苦卖了一个月学券还要多!”

    “之前他还花了两万大钱,买下了整个丽阳庄!森哥,这个人可是头肥羊啊……”

    三个蓝衣少年,赫然是先前在四镇商会公然大肆贩卖学券的星武学府弟子。

    而此刻他们三人,却恭恭敬敬的站立在一个瘦瘦高高名叫“森爷”的十八岁少年身后。

    这“森爷”身材消瘦,肤色偏于黝黑,但是那一双锐利而炽热的眼睛,仿佛要将皇甫灵一口吞没。

    “森爷”抬抬眸子,极其不屑道:“还以为会是个甚么厉害角色,原来只是个连灵力都不曾有的普通子弟,身旁的那个家伙,武道修为仅仅小辰位三叠而已,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冷哼一声,“森爷”扬手一挥:“走,咱跟上!”

    四人迅速跟上皇甫灵脚步,离开了原地。

    而在四人离去不到三息的时间,又有几道人影匆匆赶来。

    来者人中的正中间,是个白衣玉冠的公子,此刻他正气喘吁吁,有些狼狈不堪。

    厉声对身边的下人斥喝道:“你们确定他往那边去了?”

    “少爷,我们就是有十条命,也不敢欺骗少爷啊!”

    “可恶!”白衣公子攥紧拳头,望着皇甫灵远去的方向咬牙切齿:“还以为你十分精明,没想到却是个蠢货!害我在凤鸣楼前监视了整夜!”

    白衣公子,正是铁镇南。

    自从昨夜书房布局之后,铁镇山让他清早便赶往凤鸣楼查探皇甫灵的消息。

    可铁镇南对皇甫灵可谓恨入骨髓,又深知皇甫灵实力不如人,料定他必然选择趁着夜色逃跑。

    但谁知,铁镇南蹲了整夜,根本不见凤鸣楼里有人出来过,结果劳累,铁镇南只是微眯一会儿,谁知当被人叫醒的时候,天已太阳高照!

    幸好及时得到了皇甫灵一个时辰前来过四镇商会的消息,铁镇南便第一时间赶来。

    “赶紧跟上!别让他跑了!”铁镇南厉声呵斥,率先施展过人身法,捕风捉影般赶去。

    皇甫灵带着周朱朱来到了一处四下无人的空阔地退下来,负手而立淡淡道:“从四镇商会偷偷摸摸跟了我们这么久,不妨出来透透气?”

    周朱朱猛然四下张望,却并不曾看见有人跟踪。

    正当纳闷之际,一道沙哑的声音穿透空气,直达耳膜。

    “少年小小年纪感知惊人,黑鬼果然你是所杀!”话音未落。

    蹭蹭蹭

    五六道闪影从四周出现!

    只见五个黑衣人一阵翻飞后,落在了皇甫灵二人四周,将其包围在正中间。

    “少爷……”周朱朱瞪大了眼睛,万分警惕起来。

    他根本没有发现,一路上居然被人跟踪了!

    而更让他惊诧万分的是,这些人的实力,都在他之上!

    但是让周朱朱心脏猛缩的是,事情并没有结束,空中翻飞的声音此起披伏!

    四道蓝衣身影陡然出现,落在了黑衣人身后。

    “小子!你还想跑到哪里去……”森哥笑容逐渐僵硬!猛然看到了四个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心脏跟周朱朱一样乍缩,“你们是谁!”

    黑衣人眼中杀机骤现,以为来者是皇甫灵的帮手!

    但是森哥话音刚落,在他身后又是一阵急忙的脚步声传来。

    只见空中虚幻白影连连闪现,一道白衣人影突然仓促落地,急忙释放出了灵力,一身黄色光芒环绕身体,口中急忙大喊:“有埋伏?”

    一时间,众人几乎同一时间问出了口:“你们甚么人!”

    顿时所有人都已明了,纷纷释放了杀机,每个人身上浓郁的光芒环绕,阵阵猛烈的罡风刮来。

    这可把周朱朱吓得不轻!急忙凑到皇甫灵耳边轻声道:“少爷!他们每个人修为都在我之上!等会儿我努力为少爷制造机会,少爷到时候只需自顾自逃命便了!”

    皇甫灵听罢,略有深意的看着周朱朱:“朱,一场好戏才刚刚上演呢,你就做了戏中人了?”

    周朱朱一愣,在这紧要关头皇甫灵都瞎胡说些甚么呢!但是对其话满是不解,便急忙道:“甚么?”

    皇甫灵带着笑意,静静的看着正满怀杀机与黑衣人对视的铁镇南道:“我们只是看客而已,不必惊慌。”

    “这……”周朱朱无奈,但还是不敢有松懈。

    毕竟这些人实力都不低于他!

    一旦战斗起来,皇甫灵他肯定是保不住。

    皇甫灵静静的察颜观色,一双平静如水的眸子,将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在眼内。

    这一瞬间,就来了四个黑衣人!皇甫灵知晓,他们的实力,十有八九不差先前的那黑衣人多少!

    一个就已经让皇甫灵险些葬送性命,这一下便来了四个……

    赶忙趁着空闲时间拿出了两颗太古灵羲丹出来,立马服下了一颗,以防不测。

    事的一颗递给了身旁的周朱朱,后者不解,看着这通体泛着淡淡红光的灵药,皱眉压低声音道:“少爷,这是何物?”

    “一种短时间内能够增强八倍实力的灵药,你快快服下,然后尽量忍住痛苦,不要仓促呼吸!”

    周朱朱眼睛一亮,立马拿过灵药来吞下,按照皇甫灵所说,咬牙忍受住几乎入口即出现的那阵阵痛楚!

    一息时间,周朱朱就已经满身大汗淋漓,但是为了不发出声音,周朱朱捂着肚子强行忍住。

    “精神可赞。”皇甫灵淡淡道,而他自身的痛楚,他也只是留了些许大汗,表情上依旧寻常。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服下太古灵羲丹,对于那种筋脉膨胀的痛苦,已经可以忍住。

    但是周朱朱……

    为了应对突变情况可以及时带着周朱朱逃生,确实是辛苦他了。

    收回对周朱朱可怜的目光,转而看向眼前互相警惕,随时都可能出手杀人的众人。

    黑衣人沙哑的声音笼罩在所有人耳畔久久回响:“不想死的话,就识趣的离开!”

    铁镇南眼珠子一转,他的目的无非就是要皇甫灵死,谁杀死他都是一样。

    因此铁镇南识趣的收回灵力,对黑衣人拱手作揖道:“阁下既然是冲着那皇甫灵而来,我便不出手,只要你们能够答应我当场将其杀死此地!我可以帮助你们出手,杀了这几个碍事的星武学府弟子!”

    “你!”森哥气急败坏,狠毒的眼神瞪着铁镇南,暗暗寻思着怎么逃命为好。

    但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黑衣人身上罡风大起,震退了铁镇南以及星武学府四人,“你是谁!我们要怎么处置,死人没资格干预!”然而让铁镇南都没有想到的是,那黑衣人居然不领情。

    “我可是城南铁家,铁镇山的儿子!就连城主大人,都要让我老爷子三分!更何况还是你们这些无名喽啰!”铁镇南气急,浑身上下的灵力再次释放,准备应对即将冲杀过来的黑衣人。

    但是让他出奇的是,黑衣人闻听到铁镇南的这话,四人当场面面相觑一番,竟然妥协让步道:“原来是铁家少爷!我们可以不杀你,你赶紧走吧!”

    “谁说他是铁家少爷了!”皇甫灵突然打断了黑衣人的话,不慌不忙的说道:“现在随随便便一个冒牌货,就胆敢冒充铁镇南,岂不是自找死路!你当我们这些人是这么好骗的么!”

    皇甫灵这话,顿时让黑衣人不得不再重新考虑收回方才那番话。

    铁镇南更是气笑道:“笑话!我是铁镇南,我还需要证明?皇甫灵,你有没有搞错!真是愚蠢至极!”

    皇甫灵淡淡道:“当然需要证明!我还更要问你,你拿什么来证明你的身份!”

    铁镇南咬牙:“你个泼皮!”

    说完,瞪着另一侧的星武学府等人,指着自己鼻子对他们怒道:“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看,我是谁!”

    星武学府四人还没有开口,皇甫灵却哈哈大笑,打断了他们:

    “他们当然会说认得你,因为他们租借四镇商会场地公开售卖星武学府的学券多年,跟四镇商会之间有着明显的利益关系!而四镇商会大家都知道,他本就是铁家的产业!你身为四镇商会的儿子,要收买他们几个,还会难么!”

    “如果我让他们否认你,之后再给他们每人一千虞币奖励,用你收买他们的方式收买他们,难道会很难么?反正他们想要钱财,我便满足他们!”

    这一番话,更是让铁镇南简直气的满脸通红,太阳穴青筋暴跳!

    一旁本来还有些稀里糊涂的星武学府弟子更是被说的稀里糊涂,这是在闹那样!

    但是森哥却立马明白了其中意思,复杂的看了一眼皇甫灵,皇甫灵平静的望来,二人目光刹那相对。

    不管那个名叫皇甫灵的家伙说会给钱是真是假,这都没有赶紧脱身逃离这个地方要重要!更何况刚刚铁镇南对黑衣人说的那些狠毒的话,他怎么可能会忘记!

    既然铁镇南不知好歹在先,那就休怪我们不讲义气!

    想毕

    森哥罡风震退三个弟子,回头对他们严厉一瞪怒道:“你们都退后!”说话的时间,眼神疯狂示意!

    三人自然看到,全都乖乖闭嘴,瘫坐在地上。

    森哥浑身杀机骤现,瞪着黑衣人怒道:“我们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冒牌货!他不是甚么铁家少爷!他只不过是四镇商会的义子而已,跟铁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之前只是租借他义父的商会售卖星武学府的学券,利益关系而已!”

    “你!你!”铁镇南气急败坏,“我先杀了你们这群忘恩负义的家伙!简直玷污了我们铁家产业!”

    “家奴!你有甚么资格提及我的家族产业!”皇甫灵一席话,成功让激怒冲杀向森哥等人的铁镇南住手,脑海当场一怔!

    浑身剧烈的颤抖!

    皇甫灵这个家奴,居然公然大喊铁镇南是家奴,完全颠倒黑白!

    “我居然成了仆人的儿子……”铁镇南怒气冲冲,瞪着皇甫灵笑骂道:“你一个铁家家奴,居然口口声声说我是仆人的儿子!?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看见铁镇南疯狂的样子,皇甫灵更是嘴角一扬。

    成功激怒了铁镇南,这下该来正事了。

    “住口!是不是铁家少爷,只需要一步就能证明!”皇甫灵对着黑衣人怒道:“真正的铁镇南必然会使出铁家的家传绝技!如果他是真正的铁镇南,那么他一定会使用招式!如果他不会或者故意找借口不使用,那他就是心虚,那就是真正的铁家家奴,在冒名顶替真正的铁家少爷来欺骗你们颓唐客!因为马上就会有他的人赶来!他在拖延时间!”

    皇甫灵厉声大喊,让铁镇南愤怒到了疯狂的地步,恨不得跳上去咬死皇甫灵!

    而四个黑衣人略微一颤,颓唐客组织的名字,那个少年居然张口就来。

    但是转念一想,情报说黑鬼就是这个少年所杀,现在看来,更是确认无疑了!

    站在皇甫灵身后的周朱朱愣愣的看着四个黑衣人,眼神中流露出万般复杂,以及深深地骇然!

    “他……他们……就是真正的……颓唐客?”

    强行咽下了唾沫,周朱朱心跳砰砰砰加快,呼吸不自然的加快了一些。

    铁镇南经过皇甫灵这番话的挑衅,已经彻底暴怒,“本来这是我们铁家的秘密!但是我可以破例一次!皇甫家奴!!!请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我们铁家的必杀技!!!”

    铁镇南怒吼一声,身体的淡黄色光芒愈加浓郁起来,在他双手疯狂结印的同时,以铁镇南为中心的周围百丈范围内,纷纷出现了巨大的黄光圆弧,圆弧所在的范围之内地动山摇!

    地面疯狂塌陷!

    “不好!”森哥抓着三个星武学府弟子就施展身法急速朝圆弧外狂逃!

    四个黑衣人背着猝不及防的铁家必杀技所震撼之余,纷纷后退数十丈!每个人原先所在的位置当场被从地下钻出来的黄光锁链缠绕,并且一阵疯狂爆破!

    皇甫灵也不例外,周朱朱第一时间冲上前来抓住皇甫灵往旁侧纵身一跳,这一跳距离达到了五十丈远的开外!

    比实力高超的黑衣人还要远!

    “少爷!你那灵药也他娘的太灵了吧!”周朱朱激动万分!根本自己都没有想到可以轻松一跃就达到了黑衣人甚至更强的实力水平!

    皇甫灵一笑,他的绝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远处疯狂被黄光包围住的铁镇南身上!

    “很好!终于让你成功的上当了!”几乎同一时间,皇甫灵系统脑海里响起来冰冷的机械声音:

    “握警报!检测到黄阶上品功法崩天变!是否生成功法崩天变及其破解功法平天策!”

    “甚么!铁家的家传绝学,才不过黄阶上品?真是令我失望透顶!垃圾垃圾垃圾!都是垃圾!生成吧!”

    皇甫灵失望透顶,一番口舌引诱,居然只是个黄阶上品功法,上次面对那些神秘的红袍女子时,就已经获得了一门黄阶上品功法《风雪夜归人》,而这次听闻铁镇南口口声声呼喊家传绝学,还以为能获得更高的其他颜色的高级功法呢!

    “亏了亏了!我的口水浪费了那么多,真是的!”皇甫灵无奈,听闻着系统冰冷的合成功法的声音…… 绝尊灵帝 最新章节 第20章 看戏的人(二章合一)网址:https://www.69zw.org/xiaoshuo/208/208133/721709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