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18章 往事

作品:《他身上有条龙

    师叔稳住自己有些波动的心绪,看向王乐,问道:“你母亲的老家在乐坊什么地方?”

    “子刚出世,还在襁褓当中,母亲就已经过世,她唯一留下的就是我这个随她姓氏的名字,至于老家在什么地方,我也不清楚。”王乐摇了摇头回道。

    此时,王乐感觉到很可能有事要发生了。

    师叔听到王乐是随母亲姓氏,不禁眼中一亮。

    不等追问,王乐心中一动,补充道:“肥城儿童福利院的陈院长,与我母亲是在乐坊县城一个工厂大院长大的,时候他带晚辈去祭拜母亲的时候,曾过,山下曾有一个村庄,是他和我母亲两个家族生活的地方,只是后来因为山洪暴发,死了很多住户,事的人也都走光了。”

    师叔心中一颤,轻声问道:“你母亲下葬的那座山,是不是叫浮山,山里的有些石头可以浮在水上?”

    王乐虽然有了儿准备,但还是忍不住露出惊讶之色,反问道:“前辈怎么晓得这么清楚,难道您的老家就是在浮山脚下?”

    师叔心中一阵激荡,再也压抑不住,颤声问道:“你母亲叫什么名字?”

    “轰”的一声,在王乐的脑海里炸响,因为他看着师叔的那双狭长的丹凤眼,突然与泛黄的照片上,母亲的双眸吻合了起来。

    难怪会让他在见到师叔的一刹那,尤其是这双丹凤眼,有着熟悉的感觉。

    那这位叫着王乐坊,比他王乐多一个字的师叔,和母亲是什么关系?

    王乐大脑一片空白,彻底傻了!

    对于师叔的问话,压根儿就没听到!!!

    “你母亲叫什么名字?”

    师叔再次问道,让目瞪口呆的王乐反晃过神来。

    只见王乐的死死盯着师叔,缓缓答道:“王蝶。”

    轰的一声,这次是响彻在师叔的脑耗田当中,这一瞬间,他被王乐母亲的名字给弄得浑身僵硬,彻底没了反应。

    “蝶,蝶”

    渐渐的,师叔的嘴唇开始动了起,细不可闻的反复念叨着王乐母亲的名字。

    王乐看着师叔失魂落魄的样子,满肚子疑惑想要追问,但还是忍住没有开口,就这么静静的站着。

    半晌后,师叔双眸里的迷离之色散去,恢复清明,与之相伴的则是伤感,还有激动。

    “孩子,你猜到我是你什么人了吗?”

    师叔不再称唿王乐的名字,满脸的和蔼激动之色,亲热中带着一丝惶恐的问道。

    “额!”虽然王乐此时心中也很激动,因为他已经明白对方肯定是自己的亲人,但还是被这老家伙又让自己猜的话,给弄得这认亲的气氛给弄没了

    王乐很是干脆的摇头,道:“子猜不到!”

    师叔激动的脸庞一僵,不禁有儿尴尬。

    不过这都没关系,师叔叹了口气,看着王乐,脸色重的道:“我是你外公。”

    “什嘛,外外外公!!!”

    王乐差儿就没一屁股坐到地上,他想到师叔可能是母亲的亲兄弟,或是同族的堂兄弟,也就是自己的舅舅辈而已,不曾想是他王乐的外公!

    “那个,您老是不是太年轻了,不要逗我这个晚辈了,成不成?”

    只见王乐吞了吞口水,认真的向师叔建议道,如果真是外公的话,那就不能一起愉快的玩怂

    人嘛,越老就越喜欢听别人自己年轻,师叔当然也不例外,顿时感觉到自己这个外孙实在是太忠厚,太实诚了,真是打心底里喜欢啊!

    就见师叔满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脸,似笑非笑的看着王乐,道:“我不能是你子的外公吗?”

    王乐打死都没想到,自己今天只不过是因为吸血鬼的缘故,要与李慕白的师叔见面而已,却不曾想会平白无故的多出一个外公来。

    “您老看起来只有五十来岁,比子的岳父都年轻,如果是外公,子真的有些接受不了。”王乐摊了摊手,很是坦白的道。

    只见师叔背负双手,仰头哈哈大笑起来,回荡在房间内,飘出了屋子,让外面等候着的李慕白不禁心中嘀咕道:“没想到这个杀才,拍马屁的功夫都如此到家,哄得杀人如麻的师叔都这么开心。”

    房间里,等到师叔吐笑声,王乐眉头微微皱着开口道:“子的外公是工厂工人,英年早逝,是外婆含辛茹苦的抚养着母亲,可前辈是子的外公,这里面却有些矛盾了。”

    本来还笑意盈盈的师叔,顿时就脸色黯然下来,眼中充满着浓浓的愧疚。

    旋即,师叔摇头感慨道:“是老夫对不起她们母女俩啊!”

    顿了顿,师叔继续道:“老夫家在浮山脚下,少年时幸遇恩师,随他进山修行,而立之年再入红尘,回家探亲,与你外婆一见倾心,在你母亲一岁的时候,因为师门招我回山,本打算先将其中关系打通安排好之后,再接她母女俩回去。”

    到这里,师叔的眼睛泛红,充满浓浓血色,宛如入魔一般,让王乐心中一紧,不自觉的后退一步。

    所幸,师叔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苦涩的道:“没想到这一去,三十年匆匆而过,再回来时,村庄早已不见,从当地的政府得知,二十多年前的一次山洪暴发,村庄都毁了,死了不少人,仅有活下来的也都搬走了。”

    到这里,师叔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保持冷静,才继续道:“那个年代,天灾不断,天天都在死人,政府对这些从来都不重视,我也无从得知她们母女到底有没有死在山洪当中,所以整整找了三年,才无奈之下回了山。”

    末了,师叔幽幽的道:“一个男人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妻女,我王乐坊辜负了她们,每次午夜梦回备受煎熬,武道之路,不得寸进,是最好的惩罚!”

    此时,悲伤回荡在这一老一少的心头,不能自已(未完待续。。)

    ., 他身上有条龙 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618章 往事网址:https://www.69zw.org/xiaoshuo/36/36321/392246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