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8章 臆测

作品:《屠夫的娇妻

    逛了夜市下来,肚子就有些饿了,徐璐就吃起了刚才的小笼包,用桑纸包裹的小笼包还有余温,尽管没有才刚出笼的好吃绵软,不过馅儿着实做得不错,不咸不淡的,放了些葱花在里头,半肥瘦的馅儿,蒸出来的油全浸入皮里,吃起来格外香软。

    徐璐原本不怎么饿的肚子,也忍不住连吃了两个。她递了个包子到凌峰唇边,“味道还真不错的,爷尝尝。”

    凌峰张嘴就咬了一口,然后又咬了一口。

    “是还不错,想不到这猪肉馅的味道也不差嘛。”凌峰从未吃过猪肉,平常也就吃些糖醋或软烧排骨罢了。

    徐璐笑道:“那是呢,真不明白,为什么咱们这样的人家不允许吃猪肉。”

    凌峰笑道:“咱们家也偶有吃猪肉的,不过吃的都是里脊肉或排骨。母亲最爱用五花肉做浇头佐面吃,以前也不是没让人嘲笑过。不过母亲却不以为意,她说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吃猪肉并不会跌了身份,而那些总是把身份尊卑挂嘴边的人,才是自筑蕃蓠。”

    徐璐很是喜欢武夫人爽利的为人以及不做作的性格,诚挚道:“夫人比任何人都来得通透。”

    ……

    在马车上,凌峰又疯了起来。

    不比在如意楼的温柔中的疯狂,他的吻火热而霸道,急促又猛烈,似要把她吞解入腹。

    她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来。

    他用不可思议的力道欺负自己,加上马车又震动着,徐璐只觉腰快要被折断,她怎么挣扎怎么喊叫都无用,害她一度以为他在惩罚自己,或是自己做了什么错事惹他不高兴了。

    只是后来他偎在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叫着“小璐,我的小璐”那累切而火热的呢喃,这才释然。

    原来,男人表达兴奋的方式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凌家离夜市还是有些距离的,加上夜里路上没什么行人了,已快到霄禁的时刻,车夫只能加快速度赶着马车,充分体现出身为奴才的自觉。

    马车直接从后门驶入,静静地停在空旷的地院子里。

    但车内的动作仍然没有停歇。

    徐璐知道已经到家了,更是不敢再呆在马车里。只是无论她如何哀求凌峰都不为所动。

    不知过了多久……

    这时候的徐璐已经累得全身发软了,她连收拾自己都没力气了。

    所以更是气愤男人的龙生活虎。

    等徐璐勉强收拾了,下了马车。看了空无一人的院子,松了口气,车夫早就被打发走了,不然她真的没脸见人了。

    回到华馨苑,团哥儿早已呼呼大睡,徐璐可没心情侍侯凌峰洗澡,只让丫鬟过去服侍他,自己则泡了个热水澡,从净房出来,凌峰已着中衣,躺在床上,就着烛火看起了书。

    徐璐这时候双腿还有些发酸,在如意楼让他欺负了近半个时辰,又走了近一个时辰的路,本来已经够累了,又在马车上让他发狠地欺负了一回,就是铁打的身子都遭受不住。可他却还对自己说:“累了吧,你先睡,我看一会儿书。”

    和男人比起来,女人的体力,真的差太远了。

    徐璐上了床,越想越不忿,就移了过去,拉过他的手臂,在他的手上咬了口。

    凌峰飞快地捉了她的手,丢下书,翻过覆在她身上,在她耳边呵着热气:“还想玩火?”

    “不玩了不玩了,我要睡觉了,真的好累了。”感觉到他的危险,徐璐非常识时务地见风使舵。

    凌峰嘿嘿一笑:“原本想放过你的,不过晚了。”开始剥她的衣服。

    徐璐慌忙伸手抵挡:“今天都好几回了,不许再来了。”这男人哪来那么多的体力,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可我还想要。”雪白小衣下的香肩,还有着各颜色的斑点。

    凌峰表示,很有成就感。

    徐璐挣扎着,却又力不从心,只能哀嚎道:“以前你都不是这样的嘛。”

    “小时候曾与沈任行两兄弟一起随龙虎山前任张天师练过纯阳功。一是为了锻练身体,二来也为了传宗接代。”

    传宗接代与练功又有什么关系?

    凌峰的蛇尾慢慢把她包裹住,渐渐收紧,徐璐快要透不过气来了,赶紧叫来:“骨头要断啦。”

    凌峰赶紧放松了力道,他是真的喜欢她喜欢到骨子里了,恨不得把她整个人揉进自己的体内才肯罢休。

    “我是家中独子,沈任行兄弟是沈家唯一嫡子,都有传宗接代的责任和义务。恰好龙虎山张家也是数代单纯,但到了第四代张天师时,一口气纳了九个小妾,生了十一个儿子,沈老爷子佩服到不行,得知张天师自创了一种内功心法,不但可以强健体质,在子嗣上头也有也容易些。沈老爷子很是高兴,就把他两个儿子一道送去了龙虎山。我却是因缘巧合,碰上而已。”

    徐璐脑袋一片空白,一时间没法子反应消化。

    凌峰拍了拍她的脸:“沈任行今年三十有三,娶过两任妻子,纳了四个小妾,生有九个孩子,夭折三个,活了六个下来,也算是厉害了吧。沈任思没他兄长厉害,只娶了路玲玲一个母老虎,却也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沈家是不愁后了。而与沈家兄弟同时练过功的我却只得一个孩子,已经够让他们嘲笑了。”

    “……”徐璐半天没法子反应,他们这些男人难不成还会私下里比谁生的儿子多不成?

    双腿被一股冰凉包裹住,紧接着……徐璐大叫:“不成,不许你变回去,会怀孕的。”团哥儿那般模样,还可以用蛇童下凡来囫囵过去,若继续生个人首蛇身的孩子,可就没法子自圆其说了。

    “我已向路玲玲要了避孕的药,无任何害处。”

    “你你你……”这男人原来是有预谋的。

    次日向武夫人请安时,徐璐双腿是真的软了。

    昨晚回来得迟,没来得及像武夫人请安。所以今早无论如何都要早早起来向婆母请安。

    因为徐璐知道,婆母再是开明,总归是婆母,是不可能有亲妈的好耐性好脾气的。加上武夫人对自己一向尊重,所以投李报桃,她也要拿真心对侍她才是。

    徐璐拿出了在夜市上买的帽子,大的小的都有,武夫人的帽子颜色以深色居多,形状名异,很是好看工,其中一个还有纱巾垂着,上头还绣了折枝梅花的刻丝刺绣。

    但凡是女人,没有不爱美的,尤其这些帽子很是奇特美丽,就算少有机会佩戴,但用来欣赏还是很不错的。

    徐璐就服侍武夫人取下头上的钗环,戴上帽子,左右瞧了瞧,就笑道:“夫人模样生得好,戴什么都好看。这顶大檐帽,可就比我好看多了。”

    戴帽檐深的帽子时,又说:“这个戴着特别简洁干练,这紫绿的颜色戴在您头上,简直像双十年华的少女似的。以后出门我都不敢和您一块走了。”

    武夫人看她一眼,笑道:“得了,甭拍我马屁了。昨晚出去玩疯了吧,看你眼圈都还青着呢。”

    因为觉得做了亏心事,所以对武夫人格外奉承起来。

    但没料到,婆母洞察力如此厉害。

    徐璐再是脸皮厚,也忍不住心虚起来。

    “都是媳妇的错,以后再也不会了。”徐璐还是决定向婆母认错,昨晚着实晚归了,就是怕婆母心里不痛快。

    武夫人说:“知道错就好。你们年轻人,行事疯闹些也无妨,但也要讲个度。”武夫人到底没有过多干涉儿子媳妇的相处模式,说了两句就放徐璐回去休息了。

    徐璐松了口气,暗自感激起武夫人的宽容。若是放在别的人家,

    估计都去跪佛堂抄《女戒》了。

    回到华馨苑后,承恩伯家的小连氏和周氏就来了。

    小连氏瞧着徐璐的脸色,问:“姐姐昨晚没能睡好么?”

    周氏豁然抬头,果然发现徐璐脸色不好看,其实也不是脸色不好看,只是看起来像没睡饱似的。眼睛下方却有浓厚的黑眼圈,走路也是有气无力的。

    徐璐不好意思说自己昨晚与男人翻红浪翻到半夜影响了睡眠,只好吱唔着说这阵子爷们公务繁忙,每日早出晚归的,她要服侍爷们,作息被打乱,所以脸色就差了些。

    小连氏尽管不怎么相信,也就没有过多询问了。与徐璐寒暄起来。

    她是来向徐璐下贴子的。

    下个月小连氏代表承恩伯朱家,举办一场赏兰宴,特地来请徐璐出席赏花的。

    承恩伯朱家擅种兰花,在京城是出了名的。每年四月都要举办一场赏兰会。因为朱贵妃的受宠,在帝都也还算是一场盛宴。

    徐璐笑着说:“只需派人下个贴子就是了。周姐姐和连妹妹何至于亲自跑这趟呢?”

    小连氏笑道:“还不是怕妹妹你不来呗,所以我和三嫂一起过来,至少姐姐就会不好意思拒绝咱们了。”

    小连氏说得半真半假。或许是真,或许只是对徐璐的奉承。

    徐璐就说:“说哪儿话呀,就算不去别家,但你们家我肯定是要去的。只是我对兰花一无所知,到时候可别让我出糗就是了。不然与你没完。”

    小连氏赶紧保证只要她能去就是给她天大的面子了。

    周氏一直静静地坐着,听小连氏与徐璐说话,等说到一段落后,这才开口问:“今儿我们来得也挺早的,有没有打扰到少夫人?”

    徐璐说:“没,反正来来去去也就那么事儿。自从生了团哥儿,家中好像忽然多了许多事似的,加上夫君公务繁忙,团哥儿又调皮,一整天也没忙个什么,可就偏偏感觉忙得跟什么似的。大概也是我能力不行的缘故吧,总是恨不得多生两双手来。倒是很少出去走动了,估计外头的人都在笑话我了。”

    周氏笑了笑说:“少夫人说哪儿话呢,少夫人如今夫君成器,公婆省心,儿子也健康成长,放眼整个京城,到哪找少夫人这样好福气的。”说了恭维话后,话锋一转,又问道:“刚才我们来的时候,听下人说少夫人去向侯夫人请安了,还去了好一会儿,侯夫人对少夫人果真亲似母女。”

    小连氏连连与周氏使眼色,并试着转移话题:“姐姐与侯夫人自然是亲似母女了。可婆母越是慈爱,身为媳妇的就更该好生侍奉婆母,是不?姐姐?”

    徐璐微笑道:“妹妹说得极是。今儿个婆母找我有些事儿,所以耽搁得有些晚了。倒让两位久等了,是我的不是。”

    小连氏就笑道:“媳妇服侍婆母天经地义的,论起来,是我们来早了,恐打拢姐姐了。应该是我们向姐姐陪礼才是。”

    周氏却不怎么相信,向婆母请安有必要去那么早?还去婆母那呆了那么久。

    还有,徐璐眼睛下方有一轮黑眼圈。

    走路的模样也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似是双腿站久了走不动路的模样。

    还有刚才问她的时候,神色闪烁了下,虽然她掩藏得很好,但周氏还是机敏地捕捉到一丝心虚和不自在。

    周氏看着徐璐身边的丫头,一个个也是霜打的茄子似的,就越发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周氏有些兴奋了。

    她虽然一心讨好巴结徐璐,但见她过得并不若外人想像中的好,仍是高兴的。她知道自己这样不好,可就是忍不住高兴。

    小连氏因为连氏的关系,对徐璐也很是喜欢,加上她们岁数相当,也就有着说不完的话。

    不过小连氏也看出徐璐精神不怎么好,坐了没一会儿就离开了。

    周氏不愿这么快就走人,因为她还想继续深挖下去的,于是就找借口拖住了小连氏,说起了七房的事来。

    周氏对徐璐笑道:“差点忘了,我和五弟妹临走之际,七弟妹特地过来,要我替她向少夫人问一声好呢。”

    小连氏奇怪地看着周氏,她们出发之际,七房妯娌什么时候来找过她?

    徐璐一时间还弄不明白朱家七房奶奶好端端的要与自己问好,目的何在,但见门口的豆绿对自己对了下嘴形,这才恍然明白过来。

    朱家七房奶奶,正是凌峰的表妹,乔三妹。

    “三表妹在朱家过得可好?”虽然不待见乔三妹,但既然人家提起了,好歹要问侯一二。

    小连氏瞪了周氏一眼,赶紧说:“挺好的,一直跟在三婶婶身边学规矩呢,三婶婶教得也认真。”

    小连氏的说话行式,与别的官家贵妇那样,喜欢委婉地说,侧面去说。听的人能够听懂自然是好,听不懂,那就是你无知了。

    这样的说话艺术,是徐璐非常羡慕的,只可惜她一直学不来。

    朱家三太太是朱七爷的嫡母,乔三妹是朱三太太的庶媳妇。朱七爷生母一向得宠,朱七爷也是有些能力的。反观朱三太太所出儿子,却没什么成就。朱三太太这个嫡母会喜欢乔三妹才有鬼。

    乔三妹一直留在朱三太太身边学习规矩,还教得认真,这便说明,乔三妹被婆母整得很惨。

    但人家小连氏,即以夸赞的语气粉饰太平,又说了实话,又还把事情真相掩盖了一翻,但听者却能听出其意义来。

    徐璐说:“朱三太太一向端庄严谨,三表妹能跟在她身边学习规矩,也是极难得了。”

    小连氏笑得文雅:“是呢,也才两个多月的功夫,七弟妹的变化可真大,刚进门那段时日,规矩上是有些差,可没少闹笑话。不过现在总算好了,三婶婶教的确实仔细。如今人也沉稳下来,只是瘦了不少,看着怪心疼的。问她怎么瘦了这么多,七弟妹却说:瘦了才好看呢,以前多胖呀,衣服都不好穿了。”

    比起小连氏既说了别人的八卦,又还让人捉不到把柄的说话方式,周氏就又要直白多了,她不屑地道:“三婶婶见天得给她立规矩,天不亮就要过去服侍,风雨无阻,从早到晚一直呆在三婶婶屋子里,也就是晚上才放她回去。还有几回三婶婶身子不爽利,七弟妹可是接连几日睡在三婶婶屋子里的。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连休息也没法子休息,能不瘦么?我听说七弟妹想要吃份红烧狮子头,还得自己掏腰包去贿赂厨房的,不然厨房的还不给做呢。”

    徐璐故作愕然:“真是这样么?”

    “那还有假,有好几回,我去三婶婶屋里玩,好几回都瞧到七弟妹站在廊上给三婶婶抄佛经呢。”

    乔三妹嫁到朱家,正是隆冬腊月之际,直到现在,天气也还没完全转暖。乔三妹就站在廊下抄佛经,就算不被冻死,也够受罪的了。

    尽管不喜乔三妹,但听她被婆母搓磨,徐璐心里又不好过起来。

    小连氏看徐璐的脸色,又赶紧说:“其实也就抄了那么几回。后来让三伯父知道了,就没有再抄了。”

    周氏又继续说:“是没抄佛经,可三婶婶又要七弟妹给她做里衣,荷包等针线活,见天的做,晚上又只点头一盏油灯做,有几回七弟妹瞧到我,几乎还眯着眼,说隔得远些,就不大看得清人。唉哟,天可怜见的,三婶婶对七弟妹未免也太苛刻了。只是我们是小辈,又隔了一房,有些话倒是不好说。”

    堂堂伯府,居然用体面下人都不会使用的油灯,这朱三太太对庶子到底有多大的仇恨呀?

    周氏把自己肚子里的八卦倒出来后,心满意足地离去。

    小连氏知道这个三嫂的德性,做不出大奸大恶,但小奸小恶却是罄竹难书。特别兴奋于别人过得不好,也不知安的什么心。

    徐璐亲自送了周氏和小连氏出去。

    她先借口支走了周氏,对小连氏道:“妹妹怎的与她在一起了?”

    小连氏苦笑,“现在总算知道她的为人,以后我会离她远些的。”

    徐璐放下心来。休息了一个下午,再加一个晚上,总算得以恢复元气。

    昨晚她的小日子来了。

    凌峰很是庆幸地说:“幸好前天连本带利讨回来了,也不算亏。”

    气得徐璐恨不得咬他几口泄忿。

    小日子来了,徐璐就更加不爱走动了。下午午睡起来后不久,徐琳身边的吉祥来了。

    徐璐心里一突,吉祥只是徐璐送给徐琳的陪嫁丫头,还只是二等的。徐琳就算有什么事不能来,也是派李嬷嬷这样的有经验的人来传话,再不济,也是派青草青苗等头等丫鬟才是。实在没道理只派个二等小丫头来的。

    吉祥一进来就跪在徐璐面前,哭道:“姨夫人,我们家二奶奶流产了。”

    ------题外话------

    小妖精们,不许给我装穷哦,全当白富美去。

    我的钻石和鲜花呢?统统砸来。让本姑娘高兴高兴,说不定就爆发了。 屠夫的娇妻 最新章节正文 第168章 臆测网址:https://www.69zw.org/xiaoshuo/6/6102/38634462.html